BM 中文 English

献给马来西亚人民的新政

前言

民主行动党建党迄今半世纪,50年来我们始终如一,依旧是全国最团结、最有纪律、最具决心,以及最有凝聚力的政党,挺身捍卫公正、自由、民主、平等机会、廉正,还有每一个人生而为人的尊严;致力对抗压恶法、贪腐、朋党主义和滥权,也拥抱与时并进的新想法,为3千万马来西亚人谋求促进经济民生及繁荣之道。

今天的民主行动党再也不是曾经的万年反对党,我们的斗争不仅仅是反抗压迫人民的当权者,也埋首拟出可行的方案,许国家一个美好的未来。第13届全国大选,逾半大马选民把希望寄托在民主行动党和我们的盟党身上,我们绝对不能辜负人民的委托和期待。面对眼前的重重危机,我们切勿只当个旁观者,民主行动党必须与我们的盟党做好执政的万全准备,带领马来西亚走出现在的困境。

我们必须积极参与重塑马来西亚集体命运的这一个过程,民主行动党身负点燃人民希望的重任,并且提出一套新政。因为,我们一直坚信马来西亚人民值得更好。

过去,民主行动党只在重大的时刻和场合发表党宣言,包括了1967年《文良港宣言》、1981年《八打灵宣言》(建党15周年)、1991年《丹绒宣言》,以及2012年《莎亚南宣言》。

其他探讨特定议题的政策文件则有1968年《文化民主政策》、1992年《妇女组丹绒宣言》、1992年《社青团宣言》、1993年《社青团古来反贪污宣言》、2013年《振林山宣言》(就印裔族群课题发表),还有2014年《民都鲁宣言》(就砂拉越课题发表)。

民主行动党在今年庆祝50周年党庆,明年也迎接60周年独立日及54周年马来西亚成立日——我们即将进入2017年,意味着我们随时会面对一场充满挑战的全国大选。我们身为民主行动党的全国代表,谨于2016年12月4日聚首在雪州莎亚南,借由本宣言重申我党的愿景、指导政策与原则,以期应对这个时代的挑战。

  1. 1966年至今的民主行动党
    民主行动党成立于1966年3月18日,由多位马来西亚爱国者参与筹组建党,立志投身一项“神圣的工作任务,献身进行创造性的国家建设工作”(1967年《文良港宣言》)。

    我党在正值冷战高潮、马新刚刚分家,及马印冲突之际的的动荡时代背景下创立。执政联盟操弄族群情绪,同时打压反对党和政治异议者,族群关系日益紧张及经济不景气也导致国内政局的不稳定。

    一直以来,民主行动党都是兼具理念和理想的政党,也往往走在时代的前头。人类在1969年登陆月球,而民主行动党率先几年选用火箭标志,彰显了我党无所畏惧,逐把每个时代的不可能变成可能。

    民主行动党草创时期的核心使命,是提倡一个视多元为优点而非缺点的马来西亚,这在我们的对手于1990年代摒弃强行同化政策的当儿,基本上已经取得成功。今天,民主行动党依然走在时代的前端,致力启发一个以马来西亚观点为首要的马来西亚民族认同,打破各族群之间的围墙。

    受尽妖魔化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旨在打造一个超越族群及地方认同的马来西亚民族。

    为“99%”——不分族群和地方性的小市民发声,是全球当今吹起的一股思潮,我们必须紧记这是民主行动党早在1966年就已订立的主要斗争方向。

  2. 2016年的马来西亚
    一马公司贪腐丑闻缠身的首相,让马来西亚在国际社会承受 “盗贼统治”(kleptocracy)的恶名,甚至为了巩固权力而不择手段,让国家陷入无中生有的族群和宗教对立,也大幅收窄了民主空间,更导致我国的经济一片死寂,处在危机的边缘。

    马来西亚的局势每況愈下,没有最糟只有更糟;马来西亚人民都盼望找到一个能够带领我们熬过这个最坏时代的国家领导。

    民主行动党与我们的盟党可否带给人民希望,早日扭转当下混沌?我们是否拥有足以让人民信服的竞选纲领,与我们的盟党赢得来届大选?还有,我们能否为马来西亚人民更好的明天,提出一套新政?

  3. 政治重组
    在民主行动党党员和支持者心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无疑是在野党之间能否促成一个整合的反对势力,迎战艰巨的第14届全国大选?

    我们正身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过去3年,伊斯兰党违背盟党之间的共同纲领,导致该党的内部分裂,人民联盟也在2015年6月宣告瓦解;伊斯兰党更逐步靠拢巫统,意图重启巫伊合作。民主行动党随后连同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于2015年9月合组希望联盟。这段期间,巫统也面临内部分裂,催生了土著团结党的成立。

    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分界线,将会越来越清晰:他们是支持纳吉盗贼统治、贪腐、1%朋党政治及贩卖族群宗教恐惧的一方;我们则是反对盗贼统治、伸张民主、为99%和马来西亚民族斗争,且秉持希望、信心、团结,及视多元为力量的一方。

  4. 民主行动党作为全马政党,以及马来西亚之梦

    一个为全马人民斗争的马来西亚政党——几乎我国的所有政党都以此自居,然而事实上这是一个备受挑战且充满阻力的崇高理想。倚仗种族和宗教排外议程巩固政权的统治菁英和建制派,一次又一次地把民主行动党描绘成妖魔鬼怪,营造仇恨与对立氛围意图动员马来选民的支持。因此,我们更加需要不断地启发和鼓励我们的支持者,培养超越本身族群视角的思维模式,并从马来西亚人的角度看事情。

    如2012年《莎亚南宣言》宣告,民主行动党重申:

    • 捍卫以元首陛下为一国之尊的国会民主与君主立宪制度。民主行动党坚守现有的体制架构,且进一步加强立法、行政与司法的三权分立。奉《马来西亚联邦宪法》为我国基本大法,以1957年独立之精神与《1963年马来西亚联邦协定》荣耀宪法;
    • 依《联邦宪法》第153条文,维护马来人、土著的特别地位以及其他族群的权利;
    • 依《联邦宪法》第3及11条文,肯认伊斯兰教之联邦宗教地位以及和平信仰其他宗教之自由;
    • 依《联邦宪法》第152条文,坚持马来语为国语,但不损害使用与学习其他母语之权利。

    民主行动党若要继续向前行,我们做的就不该只是局限在捍卫和保障,而是致力编织属于我们的马来西亚之梦,打造一个兼具希望、信心、团结,及视多元为力量马来西亚民族。

    我们的对手贩卖恐惧,而我们就要以希望鼓舞每一个马来西亚人民。

    全球化的移民潮促使不同背景的人必须学习共处,这是世界眼前的考验。民主行动党有志于让马来西亚的伊斯兰教成为全世界伊斯兰教的典范,期盼我国是一个穆斯林能与其他信仰者相互信任,共存共荣的国度。

    语言和文化方面,我们必须视多元为马来西亚的优势,对多元的价值有所信心和信任,而非害怕自己失去本身的文化认同。“马来西亚,真正的亚洲”,这是世界曾对我们的认知。我们必须是一个有自信的民族,每个人尊重、珍惜、学习和掌握超过一种语言和文化,且具备多语沟通和理解各种文化的能力,以此作为马来西亚民族的特点与骄傲。

    信任、同理心与团结互助是相当重要的元素,一步一脚印建立起一个民族的自信。民主行动党必须站在最前线,激发人民之间在经济方面的同理心,以期不同族群的马来西亚小市民能够成为经济民生上的命运共同体。

  5. 照顾99%的新政

    1967年,《文良港宣言》宣告:

    事实真象是:属于马来西亚手足同胞的‘贫者’可以在城市与乡村地区找到,他们包括各种族宗教的马来西亚人,这种事实真象是种族政治家所蓄意忽略的,因为它会推翻为了要想他们的随从者辨明所使用的灵巧理论,进行惯常猎食的经营本钱,但这种事实真象是具有国家思想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必须不断彻底弄明白,为的是要在各族‘贫者’共同的经济问题基础上协助加速国家融合的过程。

    民主行动党从一开始就是照顾“贫者”的政党。若以当代的词汇来表达(改换成“措辞”,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照顾来自各行各业99%的政党。

    在马来西亚继续滑向另一场经济危机之际,我们应提醒自己,我们的经济价值观基石是信任、同理心和互助,且该价值观应转换成利惠马来西亚百姓,而不是1%顶层的真实经济政策。

    自1970年代开始,马来西亚的经济成长模式是依靠外来直接投资推动以出口为导向工业。该模式早已过了其实用性,特别是在发生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事件后。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的20年内,马来西亚一直依靠逐渐萎缩的出口、石油和天然气、棕油和其他原产品、地产和建筑业,以及其他无足轻重的领域。农业领域一直备受忽略。

    消费税的落实和自2014年开始的令吉贬值,导致马来西亚百姓生活艰辛、伤害了国内消费和引起信任危机。

    对教育及研发领域的投资很少。一边厢数十万马来西亚熟练劳工到海外寻找工作机会,另一边厢马来西亚依靠数百万非熟练外国劳工发展,这导致了工资、技能和生产力增长停滞。

    马来西亚需要一套为马来西亚劳工和工业展望良性循环的工资增长、更好技能和更高生产力的新政。我们也必须打造更好的公共交通、卫生、教育和房屋给马来西亚人。在半城乡、小镇和乡区的发展也需要一套新方案。

    马来西亚人应拥有更好的工作和更好的生活素质。归根结底,如果有哪一个政党是照顾99%的,那肯定是民主行动党。

  6. 沙巴和砂拉越及新联邦主义的新政

    马来西亚的联邦主义偏袒联邦政府和出卖州的权益。沙砂两州内的不满已经非常严峻,现在有必要为沙巴和砂拉越提出一套新政,以及为半岛各州重拟新的联邦主义。

    民主行动党注意到马来西亚联邦是于1963年由四个实体,即马来亚、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1965年脱离)组成的历史事实。

    过去的53年,沙巴和砂拉越面对过度的联邦政府中央集权,沙巴和砂拉越弥漫着一股强大的失望和被剥夺感觉。

    民主行动党承诺为沙巴和砂拉越提出一套承认沙砂在联邦有平等伙伴关系,以及中央分权和税收的新政。

    在新联邦主义框架下,沙巴和砂拉越将拥有更广泛的自治权,包括社区警务、卫生、教育、交通,以及相当大的税收份额以便资助自治地区的能力发展。

    相同的新联邦主义框架也可以应用在近几年对联邦政府幻想破灭的柔佛、吉兰丹和槟州上。

  7. 照顾青年和女性的新政

    作为一个提倡想法和理想及站在前线捍卫性别平等的政党,民主行动党应继续奋力成为女性的首选政党。

    民主行动党致力于落实性别平等,特别是在打破制约着女性职业和工资升迁的职场玻璃顶。让更多的女性投入职场将为国家和家庭带来更好的经济效应。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也应该消除社会和职场上针对女性的歧视,乃至为职业女性设立更好的托儿设施和支持,以便发挥女性的天分和技能。

    我们相信当我们培力女性,我们就是在培力国家。

    此外,做为一个由青年理想主义者创立和不断为青年领袖提供空间以便在各领域有所发挥的政党,民主行动党应继续成为青年的首选政党。

    未来是属于青年的,这在当今的马来西亚更为真实。马来西亚的72%人口是40岁以下,而年龄中值则是27.1岁。年青人为我们的经济做出巨大的贡献,也是我国的三分之二劳动力。

    不幸的是,今天的青年面对高失业率和高债务的黯淡前景。许多青年深陷低工资、低生产力工作的环境。低工资和高生活开支无可否认导致青年破产率高企不下。

    民主行动党相信必须采取行动提高青年的收入和为他们提供更好的就业、教育和卫生机会。我们必须落实可制造更有意义的就业机会、技能和技职发展。

    民主行动党相信青年不应该被忽视对待,反而应被当成平等伙伴,因为做为未来的继承者,他们有最大的推动力去草拟长期政策。我们需要提供为青年提供决策角色,把青年领袖拉入政治和社会主流。

  8. 廉正马来西亚

    要促使新政获得落实,我们需要整顿现有的盗贼政权和透过宪政改革以回复人民权利来重建我们的民主。只有不贪污和民主的体制才可以打造我们所设想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成果,乃至提升马来西亚人民的生活。

    执政政府不光行使朋党注意和贪污,也成为了享誉全球的盗贼统治,这意味着政府为了维持政权已经可以做到厚颜无耻的地步。国家被盗贼绑架,而国民则失去基本的民主权利。

    我们强烈谴责近来的一连串在《2012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1948年煽动法令》和《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下进行的大逮捕、提控和迫害。《2016年国家安全理事会法令》也是一个关注点。我们谴责针对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第二轮提控和迫害,其目的在于摧毁民主行动党。

    为了重建马来西亚,我们需要一个廉正的体制,包括干净、公平和可靠的选举、反映所有马来西亚人心声和关注的世界级国会、自由媒体、独立司法机构,以及中立和有效率的公务服务机构。

    这些都只能透过投票箱的宪政方式和民主程序进行,而不是透过暴力、不合宪法或革命的方式。

    50年了,我们不能放弃,我们的旅程距离终点还很远。正如其他人的事业所看重的,坚持不懈是我们的努力关键。

未竟之路——马来西亚之梦

第14届全国大选的战场已经划分了,即过时的旧制度对垒新政和新希望。马来西亚选民面对着严酷的选择:投民主分子或盗贼们一票。

马来西亚人民要否成为全球盗贼联盟的一份子?或者是我们准备成为世界级的民主国家?我们必须做出选择。

我们呼吁马来西亚人以统一的声音宣布,我们将为马来西亚推行新政,那是一个团结、互相容忍、多元的马来西亚;我们将致力于实践未完成的马来西亚之梦,为所有马来西亚人,不计种族、宗教和地区差异带来经济繁荣和正义。

盗贼统治不会长久,因为其执政合法性每天都在减少。

正如“火箭”标志所含的意义,即人类致力于打破已知局限和抵达以往无法想象的新前线,民主行动党熬过了最黑暗的夜晚,50年后来到了我们今天所处的环境。马来西亚之梦会继续成为我们的宏愿,我们将与所有战友和马来西亚人一道勇往向前新的未来,我们也不会让那些散播恐惧的人偷走我们对明天的希望。

斗争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