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第13届第1季第1次槟州立法议会的总结辩论

州议会应该成为解决人民问题和团结社会的平台,而非宣泄不满及负面影响人民团结之处。在野党的一位议员指责华人海啸是导致国阵败选,甚至引起种族情绪,进而导致3名政府医院的华裔医生拒绝治疗巫裔病人,我对这说法感到遗憾。

若有此事,这些违背“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 或简称医生誓言 )的医生,不仅应被政府医院革职,甚至因为违反医德而被取消行医执照。但是,为何这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槟城中央医院或槟城州卫生部却毫不知情?

我希望在野党议员可以秉持负责任心态,公布相关医生姓名以供当局调查和采取行动。否则,这是毫无根据的指责而污蔑所有医生,那在野党议员应该收回相关言论,并向全国医生道歉。

我在此提出相关事项,是因为我接获医生和病患的投诉,对于相关种族言论感到反感,因为这是非常危险的种族游戏。就连一些巫裔病患也对这些只顾及政治利益,而发出极端种族言论的政治人物感到失望,因为他们可以讲述华裔医生如何极力治疗和挽救他们或其家属的性命。所以我希望在野党应该出示证据,而不是空口讲白话。

州政府理解,并非所有的施政措施能够获得各阶层人士的认同,但州政府愿意聆听包括在野党的意见和批评,而这些意见和批评必须基于“知错能改”的原则,以纠正错误改善现况。

我再次说明两天前曾作出的解释,即为何这次的槟州立法议会会由于时间限制,没有口头询问环节的决定 。坦白说,我和我的同僚们都对此决定感到惊讶,也难以接受这样的理由。因此,我已要求槟州秘书作出更详细的解释。我们理解,这与刚在2013年6月28日才受委的新任议长无关。

根据传统,在大选后的第1季立法议会,将以宣誓就职礼掀开序幕, 并未规定设有口头询问环节。这次的立法议会,是根据这项传统进行– 虽然宣誓就职礼与议会开幕仪式同步举行。

但是,若州议会与宣誓就职礼没同步举行的话,就将被允许设有口头询问环节。以2008年第12届全国大选后的槟州立法议会为例,大选后的第1季槟州立法议会,宣誓就职礼是在2008年5月2日在未设口头询问环节下展开,而槟州立法议会的开幕仪式则是在2008年7月5日在设有口头询问环节下举行。在2008年7月5日的州议会开幕与2008年5月2日宣誓就职礼之间,符合了足够的通知期限(21天)。

我认为这次州议会之所以会引起混淆,是因为今次州立法议会的宣誓礼是在2013年6月28日,与2013年7月2日的州议会开幕仪式同步举行。 我被州秘书及议会秘书告知,不设口头 询问环节的决定,是基于新议长仅会在2013年6月28日受委,而根据议会常规第25(5)条款,只有议长一人有权决定某个问题在议会条规下是否可被提问、以及若提问触犯议会常规将会被拒绝提问。 此外,议长也有权拒绝任何他认为违反发问权利或蓄意提问以干扰议会流程的提问。

因此,州议会秘书处及州秘书被告知,在新议长尚未被委任之际,是不能进行口头 询问环节。有关的意见,获得州政府的全面接纳。

身在州政府的我们,身为行政机构,将之视为一项需与行政机构分开的州议会内政,而没有深入调查有关意见的理由。这是一项不应该犯下的错误,我谨此代表槟州政府,向议会作出道歉。

为了确保口头询问环节被取消的情况不再重演,州政府将委任一名行政议员,代表州政府负责州议会事务,以确保议会内重要的民主进程不受影响。来自柑仔园区的佳日星行政议员受委扮演这项重要的角色,研究所提呈的每一项建议或意见,以确保议会民主进程得以有效率地展开,并在取得议长指示后,与反对党领袖进行会谈。

亚依淡州议员咨询2012年资讯自由法何时生效何时执行。这件事自去年就一直常在行政议会中提起,执行资讯自由法的程序仍然由州法律顾问在执行数项审核步骤,如详细审阅槟州资讯自由法的执行指南、槟州资讯自由法投诉局之投诉方式及槟州资讯自由法使用资讯之条规。根据州法律顾问,该法案将在所有条规及费率都宪报之后,方能生效。州政府希望所有的相关事务,能够在2014年初,获得州法律顾问解决。州政府对于法案的推动进展确实不是很满意,但在这里还是要感谢第2副首席部长仔细地负责推动这项法案的执行。

从2008年到2012年,槟州投资额达361亿370万令吉,提供7万7181个就业机会,而在2003年到2007年,槟州的投资额只有186亿970万令吉,只提供6万3139个就业机会。槟州的投资额在民联执政的5年内增加了近乎100%,或高达174亿4千万令吉。难道以5年一届的数据来相比,有错吗?反对党不应该只挑《珍珠快讯》自2008年后的开销,而不想知道2008年后的投资额。

《珍珠快讯》秉持着“意见是自由的,事实是神圣的”的原则来据实报导。《珍珠快讯》扮演着传播及通讯媒介,将州政府推动的福利政策下传给民众。例如,槟州政府推动的援助金计划如乐龄人士回馈金计划、宝贝计划、能力差异人士援助金、单亲妈妈援助金、国立大学入学援助金,以及最新的家庭主妇回馈金,还有学校拨款等,总值超过1亿5000万令吉。可以肯定的是,《珍珠快讯》不会提供报导给予散播诽谤及诬赖者,或蓄意破坏这些利民计划的单位,因为这些人士或单位诬赖这些福利政策的资金来源是来自赌博的非法来源,孰知真正发出赌博执照的是联邦政府,而不是州政府。因为这将否决人民得到州政府援助的权利。无论如何,《珍珠快讯》还是会考量尊贵的议员们的要求,那就是也给予他们报导,但我们要的是有价值的新闻,而不是诽谤指控。

《珍珠快讯》是以4语出版,即国语、英语、华语及泰米尔语。与其他大众传播媒体的编辑部所采用的原则一样,国语、英语、中语及泰米尔语报章所报导的内容是不一样的,因为不同的读者群有个别的报导重点。例如,国文版内容比较注重伊斯兰教活动或者是斋戒月新闻,中文版则是注重华人节日等。

相反的,如果出现重大课题的新闻,如于6月6日发生的槟城第二大桥引桥坍塌事故、6月13日发生的巫统大厦避雷塔坍塌事故等,各语言版的《珍珠快讯》都会报导相关新闻。

如果详细地看,各主流媒体也是采用同样的出版原则。例如,《马来西亚前锋报》所报导的课题与新闻,与《Kosmo》、《每日新闻》、《大都會日報》及《新海峡时报》都不尽相同,虽然这些报章都是由巫统所拥有。自2013年1月至6月,《珍珠快讯》的出版费用是352万令吉;2008年至2012年的费用是900万令吉。

槟州区域发展局(PERDA)的申请被拒,因为槟州区域发展局已经乖离其兴建廉价屋的主要宗旨。该局以兴建平民屋为藉口低价收购私人土地,可是却用来兴建豪宅。我质疑,槟州区域发展局怎可以用平民屋的价格强制低价收购私人土地来兴建豪宅,却没有兴建平民屋?

回答亚依淡黄汉伟州议员关于水源危机及州政府未来如何解决这项课题,及黄汉伟建议州政府必须拟定未来50年的长远策略而不是5年策略。

我很乐意讲解,为了确保2020年之后槟州不必面对缺水危机所进行的霹雳槟城的跨州输水计划(涉及霹雳河、依约河及吉辇河 )刻已经在进行。水务资产管理公司主席拿督斯里达祖罗斯里已经保证,那些与该公司签署水务重组计划的州属将能够获得水务计划的资金。槟州政府在2011年6月2日与联邦政府签署了协议,以将槟州资产转移至国家水供业重组计划(NWSIRI)。在上述计划下,水务资产管理公司是国家水供资产的业主及管理人。

目前,槟州80%的水资源来自慕达河,而这只能够应付槟州的水需求至2020年。我们必需马上进行跨州输水计划,以供应未来的需求,减少对单一水源即慕达河的依赖,以及吉打州境内储水区伐木活动的不确定性。

能源、绿色工艺及水源部已于2012年6月30日批准霹雳河输水计划,并获得国家水供理事会的认可,目前正等待首相署经济策划单位的执行批准。

霹雳-槟州生水输送计划将把霹雳河生水抽入依约河及吉辇河上的新水道,水道将建在霹雳河及吉辇河之间的高原区,然后再从槟州境内的吉辇河抽取生水到计划中的吉辇河滤水站,再转送干净的可饮用水到全槟。与慕达河不同的是,在慕达河的个案,槟州的生水是从流过槟州的慕达河抽取的,而从霹雳河抽取生水,则需要缴付一些费用给霹雳州。缴付生水费给霹雳州是合法的,因为霹雳河在霹雳州境内,不像慕达河那样流经槟城。

这项计划涉及生水及过滤水基础建设。水供重组模式中,我们将利用联邦政府的资金兴建生水设施,而水务资产管理公司将资助滤水站设施。涉及成本约20亿令吉,耗时7年。

这项计划估计能够为未来的槟州供水机构、霹雳水务局及水利灌溉局的未来水供及灌溉需求提供全方面的解决方案,直至2050年。

我谨代表州政府向在2013年6月6日槟城第二大桥引桥倒塌及2013年6月13日槟州巫统大厦柱倒塌惨剧的受害人及其家属致哀。州政府已征询州法律顾问意见,援引1950年调查委员会法令设立调查委员会。

建议调查委员会的功能如下:

a)鉴定有关建筑结构坍塌的起因。
b)鉴定相关建筑工程的批文是否合法及根据条列作出申请。
c)鉴定相关建筑工程程序是否根据批准的标准来建筑。
d)鉴定相关建筑惨案是否涉及人为失误和玩忽职守、触犯法律或专业规则、施工错误及有所疏漏。
e)鉴定相关紧急援救行动,包括救援程序和协定,是否符合现今需求。
f)以正确行动改善和改进相关程序,来纠正和预防悲剧重演。
g)采取行动对付相关失职人士,以追究责任。

州政府现正与州法律顾问及被推荐为调查委员会主席人选的州上诉局主席拿督杨映波律师商议,以确定调查委员会的调查范围。

反对党抨击槟州元首施政演词“毫无新意”,我不明白为何提供平民屋计划、解决交通阻塞、收入不均衡、人民权益,还有影响全马人民的罪案课题被反对党视为一项毫无新意的事。
今年街头罪案累积案提高了72%,警方和社会须齐力拼治安。以下为2012及2013年1月至5月的街头罪案累积案表:

州属 2012年1月至5月 2013年1月至5月 巴仙率 (%)
雪兰莪 2622 3395 29
吉隆坡 2798 2298 -18
柔佛 1064 887 -17
槟城 318 549 72

相比2012年同期318宗罪案累积案,今年同期,也就是1月至5月的累积案件,已增加至549宗案件,增加率高达72%。州政府非常重视此事,警方和全民应该即刻全力拼治安。

槟州闭路电视系统安装表

已安装 计划中 耗资
槟岛市政局 36 70 140万令吉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 24
威省市政局 55 132万令吉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 24 20

与警方携手打击罪案之余,槟州政府也采取主动措施增加闭路电视。槟岛至今有60架闭路电视,其中36架属槟岛市政局,另24架属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槟州政府将通过槟岛市政局另增设70架闭路电视,这将耗资140万令吉。威省方面,现有24架闭路电视由房屋地方政府安装,州政府将通过威省市政局装置55架闭路电视,总耗资132万令吉。据悉,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计划增设另20架闭路电视,目前正招标中,至意味着威省总共将增设75架闭路电视。

这些措施对确保槟州子民的安全和福利而言非常重要,也符合槟州政府宣传口号—打造槟城成为一个安全宜居的州属。

六项关于不公平的课题必须要给予关注:

  1. 民主鸿沟,当选举程序不干净的时候就会造成民主鸿沟,因为没有遵照“一人、一票、一等值”的民主原则。这导致选举结果不公,赢得选举总票数的阵线却在大选落败(民联赢得51%的选举总票数,但却指获得40%的席位);
  2. 经济鸿沟,无法消除贫穷,资源丰富的沙巴却拥有着全国最高的贫穷率,造成贫富悬殊。槟城公平经济议程成功成为大马第一个消除贫穷的州属,显示槟城在照顾贫苦大众的福利方面领先全国。
  3. 财务鸿沟,由于联邦政府拒绝实行公开招标,以杜绝贪污、浪费及低效率,导致了开支无度的财务鸿沟,致使可能必须推行消费税。反而,槟州政府推行的乐龄人士回馈计划、宝贝计划、快乐学生计划及单亲妈妈计划,却是协助人民减轻财务负担的计划之一。
  4. 权力鸿沟,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的权力,必须更加地方分权化(或去中央化),因为联邦政府的开销预算占据了92.1%,各州政府只占了7.9%。这可从缺少拨款给州政府,同时却向槟州人民征收税务、进出口税及各种费用反映出来。
  5. 谈判权力鸿沟,联邦政府与沙巴及砂拉越之间缺乏“讨价还价”的谈判空间,他们并没有联邦政府所承诺般获得平等的权力,只获得5%的石油税,更甚的是沙巴国阵在抄袭民联拨出20%石油税的政纲后,却无法兑诺。在槟城也有遭到所得税税务上的不公对待,无法享有伊斯干达贸易区实行的外国专才15%的特别所得税务优待,犹如一国两制。
  6. 人权鸿沟,政治人物因为败选竟然滥权要惩罚人民,就如槟城现下所遭遇到的种种手段。

作为受到多数人民委托的政府,州政府一直尊敬人民。州政府一直励精图治,听人民的话、做人民的事、给人民一个希望。在此,要向国会传达一个讯息“人民的力量比掌权者更加强大” 。

槟州首长林冠英
于2013年7月5日(星期五)在槟州立法议会的总结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