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奸后娶论有辱国会 沙布丁须黜退以惩过

巫统打昔牛汝莪国会议员沙布丁针对童婚课题所发表的言论,有辱神圣的国会殿堂及议员身份,他应该引咎辞职。

巫统国会议员沙布丁(Shabudin Yahya)的言论不仅毫无根据,更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说法。如果强奸犯将受害者娶回家就了事,何必还需要这项《2017年性侵孩童罪行法案》。如果我们的社会允许强奸犯将受害者娶回家,只会增加受害者的不幸,肯定不是能够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

国会是在本月4日辩论《2017年性侵孩童罪行法案》,由于该法案并未提及童婚,因此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呼吁政府修改相关法令,建议将结婚最低年龄修改至18岁以上,以便禁止童婚。

巫统打昔牛汝莪国会议员沙布丁(Shabudin Yahya)却在辩论《2017年性侵孩童罪行法案》时,宣称虽然强奸是罪行,但法律并没禁止强奸犯与受害者结婚。

沙布丁还说,如果男子先奸后娶,代表其有忏悔之意,因此如果强奸犯娶下受害者,该犯可藉此忏悔,而对受害者也有利,因为受害者有了丈夫,可以得到照顾。沙布丁的说法对强奸案的受害者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沙布丁说,一些12岁或15岁的女孩,甚至9岁的女孩已经拥有像18岁女人的身体。因此,她们身心成熟,可以准备结婚。那么请问儿童与成年人之间的定义究竟是什么?12岁的孩子连身份证都没有,难道会有足够的成熟度来选择配偶,甚至组建一个家庭?

尽管沙布丁的言论招致众多批评,张念群要求修改《2017年性侵孩童罪行法案》的动议依然不被接受。这项法案,在本月4日傍晚6点获得通过,法案阐明,性侵18岁以下孩童者,可被判坐牢20年和鞭笞。

我最后要求国阵的国会议员们对沙布丁的言论明确表态,跟这种野蛮言论划清界限;如若沙布丁不愿引咎辞职,国阵理事会理应对沙布丁采取纪律处分,黜退以惩过。

民主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
于2017年4月5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