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中文 English

多么讽刺啊!《马来前锋报》是否会同意它应该被援引《煽动法令》控上法庭,因为它散播谎言以煽动仇恨,指民主行动党想要废除君主立宪制度并将马来西亚变成共和国?

今天,巫统喉舌《马来前锋报》的封面头条为《〈煽动法令〉依然适宜,必须维持》,并引用两名前总警长敦哈聂夫奥玛和丹斯里慕沙哈山要保留《煽动法令》的看法,不是为了遏制言论自由,而是为了避免种族与宗教之间的紧张和敌意。

3天前,通过在《马来西亚周报》的周末专栏,阿旺士拉末,即《马来前锋报》的社论作者, 违反了《煽动法令》,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并以卑鄙的谎言声称民主行动党想通过把马来西亚变成共和国来取消君主立宪制度!

这是一个彻底、恶意和煽动性的谎言。

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巫统高度资助大型的妖魔化运动,将民主行动党描绘成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和反统治者的竞选运动遭受惨败。因为50多年来,民主行动党已证明它是一个爱国的马来西亚政党,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致力于改善所有马来西亚人的生活,并且坚定地遵守宪法的基本原则。

如果一个人反马来人或国内的任何族群、反伊斯兰教或国内的任何宗教,或者反马来统治者或君主立宪制度,那么他就无法忠于和投入马来西亚宪法的基本原则。

过去50年来,我一直是最被妖魔化的政治领袖。我被指责为共产主义者;需要为1969年5月13日的暴动负责,因为我领导吉隆坡的街头示威活动,说出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的口号,尽管1969年5月10日大选之后,我从未在吉隆坡;我被描绘成恶魔、妖精或是山怪;说我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是海外势力的傀儡;我控制了希望联盟,把其他领袖如敦马哈迪、拿督斯里安华、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丹斯里幕尤丁、拿督斯里阿兹敏和末沙布变成了我的鹰犬和傀儡;以及如果希望联盟赢得第14届全国大选,我要出任首相。

在现今的多元种族社会,仍然有完全生活在华族群圈子里的华人;完全生活在马来族群圈子的马来人;完全生活在印度族群生活圈子的印度人的情况,而伊班人和卡达山人也是如此。

新马来西亚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接触这些完全生活在华人族群圈子里的华人、完全生活在马来族群圈子的马来人和完全生活在印度族群圈子的印度人,以跟他们分享大的马来西亚蓝图与视角,分享我们的理念,即我们热爱的马来西亚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国家,我们拥有共同的命运。

究竟马来西亚人民融为一体的精神能否超越种族、宗教、地区或政党政治,并盛行于马来西亚,以避免分散马来西亚人为所有人民建立伟大马来西亚的梦想?

我们如何在各种族、宗教、地区甚至政党派别之间培养马来西亚人的一体联系,并制止以谎言、假新闻和错误信息造成我们多元社会中的不容忍、仇恨、偏执和极端主义的崛起?

重新设置国家建设的政策和方向,是我们马来西亚人民在新马来西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马来前锋报》和诸如此类的人反对早在61年前就开始的马来西亚之梦,当时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宣称,这个多元的国家将成为“动荡不安的世界中的一盏明灯”。

我以一道问题来结束——既然《马来前锋报》引用两名前总警长的看法,要保留《煽动法令》,《马来前锋报》是否会同意它应该被援引《煽动法令》控上法庭,因为它散播谎言以煽动仇恨,指民主行动党想要废除君主立宪制度并将马来西亚变成共和国?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8年6月13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