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中文 English

509后入党潮

509选举,我们见证了马来西亚第一次的中央政权轮替。在509选举之前的十年,很多人对于“换政府”一词可能不感到陌生,但却有不少人始终对两线制抱持着半信半疑的心态。509后,当希望联盟当上了中央及多个州政府,开创了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两线制,我们发现全国突然来了个 “入党潮”。

普遍意义上来说,如果一个政党有更多主动加入的党员,象征着该党在社会认可及影响力上获得更大的肯定。一个政党如果连号召社会人士或民众加入的能力都没有,其理念的全面性和关联性是值得加倍努力耕耘的。

但是就马来西亚的情况来说,目睹这样的一个“入党潮”,有几个点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

马来西亚人民经历了61年不敢加入反对党的恐惧

在国阵执政的年代,我们走到很多地方,尤其是半城乡区,我们不难看到一些住户在家里或店铺挂上国阵的旗帜或有国阵标志的产品。反之,会挂上反对党如行动党标志产品的,则是少之又少。原因很简单,对很多生意人来说,他们认为只要至少在形式上显示他们是亲政府的,他们自然也不会受到政府刁难;而亲反对党的,恐怕就会被对付。甚至,有些小本生意人还拒绝接反对党的生意,哪怕和反对党扯上了丁点儿关系,会被国阵政府对付。

这种恐惧感也似乎延伸到了民众的心里。不少民众在308以前,捐钱给反对党或义务帮忙都要偷偷摸摸。在过去的10年该迹象逐渐转变,但是加入反对党的恐惧感始终很真实地存在着。

加入执政党的既定印象:“油水很多”

由于制度上的泛滥、官官相护的陋习、缺乏改革的政治意愿,在马来西亚还是“一线制”的年代,很多加入国阵的党员是从利益角度出发。从成为村长,到获得政府工程合约,都成为了很多国阵成员党党员加入的原因之一。在Cash is King的年代,成为了国阵党员,仿佛就成了“抽油水”的管道。

这也解释了509后许多国阵成员党党员毅然退党,申请加入希望联盟成员党成为党员的现象。当然,这一群人可能忘了,希望联盟政府无法,也不会让“抽油水” 现象继续发生。

若要入党,便要准备为党付出

很多民众在经历了509选举后,选择申请入党。也有不少国阵成员党党员在选后也纷纷办理退党手续,申请入党。就行动党来说,入党会由州领导层及中央领导层审核和批准。对于成功入党的申请者,将成为行动党新的一批工作者,为了党的理念奋斗,把党的斗争延续下去。

行动党是从拿着Milo桶筹款,一家一家去卖票的年代走过来的。这些年代,我们没有油水,靠的是意志力和奋斗的理念走过来。即使当了政府,我们也要把党和政分开,避免把国阵的错重蹈覆辙。除非以后中央政府透过政策把政党经费制度化地公平性分发,以后所有的党支出都还是需要向民众募捐。我们身为政党一份子,还是需要设法筹款给党,让党的斗争可以延续下去。

简单来说,要加入政党,就要准备为党的理念付出,为党的斗争贡献。

用新民主思维迎接新的马来西亚

在“一线制”年代,亲反对党仿佛是一种叛逆行为,而许多人对遭到国阵政府刁难对付的经历仍历历在目。在509后的新马来西亚,我除了希望看到民众踊跃加入政党,真心为政党付出,好让民众的政治参与度提升,更希望人民可以秉持着马来西亚尊重选择自由的精神,不需对自身支持哪个政党的选择躲躲藏藏。只有当人民在政治理念和政党有了选择上的自由,我们才真正的有了民主。这也是马来西亚新政府尊重人民的选择权力,开创新的民主思维的良机。

至于在509之前仍是国阵成员党的党员,在国阵最腐败、人民最痛苦、制度被破坏、国家名声下跌的时候,他们仍拥护着国阵,证明了他们是认同国阵与其成员党的奋斗理念的。所以,我也希望他们能坚守自己岗位,在国阵成员党里继续奋斗,让国阵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让马来西亚也能像过去的61年一样,有着强大的反对党。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
于2018年6月13日(星期三)在马六甲发表的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