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中文 English

回应山埃采金问题

我对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昨日在国会回答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关于山埃采金是否会影响健康的问题所给予的答案,感到遗憾。

西维尔在回答中指出没有证据显示,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活动危害周边居民和环境。他表示,所掌握的事实显示,使用山埃采金不会影响空气素质,也不会影响周边居民的健康。西维尔更指,武吉公满之所以会演变成一大课题,是因为居民搬到老早已存在的金矿附近居住下来。

对于西维尔的言论,我深表不认同,并认为此言论有违希望联盟(或前身的民联)过去坚决反对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的立场。

其实已经有多项资料显示,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威胁着周边居民和环境,这包括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与民宅之间的距离完全没有缓冲区(Buffer Zone),只相隔一条马路。

金矿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透露,会把渗有山埃与各种化学废料的坭渣存放在深坑里,但是并没有列明任何防范措施,避免雨水冲蚀,污染地面和地下水源 ,而且,金矿公司由运营到关闭都回避泥渣如何安全处理的质疑。

如果山埃采金不会影响居民健康,为何2009年2月,当金矿开始操作时,空气中弥漫刺鼻难闻化学异味,短短1个月内300人身体不适呢?居民切身的感受远比官方所谓“科学”数据来得真实。

环境局于2013年1月在武吉公满放置探测器,告示板于1月12日和20日的数据就显示,山埃气体浓度高达0.5-0.8ppm,最高指数为1.11ppm,而这个污染指数远比其他国家标准来得高,如纽约的标准是0.03ppm、俄罗斯是0.009ppm、捷克是0.007ppm,这意味着武吉公满居民当时全天候曝露在山埃气体的空气中。

至于指武吉公满之所以会演变成一大课题,是因为居民搬到老早已存在的金矿附近居住下来更是荒谬,因为武吉公满村庄早在1903 年建立,是劳勿存在最悠久的村庄,而早年武吉公满的确是以金矿闻名,但都不曾有公司采取过山埃来采金。

所谓演变成课题是在澳洲金矿公司使用山埃采金后才爆发,因为山埃是剧毒,加上金矿公司没有遵守多项安全标准,因此才导致村民群起抗议。

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委员会和村民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进行了十余年的抗争,包括多次对簿公堂和走上街头,和在大选中义无反顾支持民联/希盟,好不容易等到澳洲金矿公司停止运营,曾经与他们同在的政党和领袖却在出任新政府后以前朝的口吻和资料否定他们过去抗争的合理性,这是对该组织和当地居民最大的伤害。

我希望西维尔领导的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能够重新开启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的档案,跨部门与卫生部、环境部认真检视前朝政府对于此个案的所有数据资料,如发现有隐瞒和不实,必须马上纠正,以还武吉公满村民一个公道,政府也应派人实地考察澳洲金矿公司厂址,若发现该金矿厂停止运营后还残留有毒废料,必须采取行动清理和对付澳洲金矿公司,以保护武吉公满和劳勿人的健康和安全。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
于2018年8月10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