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中文 English

让纳吉回复《马来西亚前锋报》,而当国会在下周复会时,每一个在野党国会议员就《马来西亚前锋报》对纳吉的最新立场表态

本周一,我呼吁当国会在下周复会时,让每一个在野党国会议员表明立场,宣布一马公司丑闻是或不是国家的大灾难,以及纳吉是否应该为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负责,还是希望联盟政府所说的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一切都是谎言和诽谤?

我表示,虽然根据惯例,巫统主席兼国会在野党领袖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应该在星期一首先辩论2019年财政预算案,如果他不准备表明个人立场,宣布一马公司丑闻是或不是国家的大灾难,以及纳吉是否应该为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负责,那么他的发言就没有意义。

昨天,扎希宣布国阵国会议员已经决定,巫统青年团前团长凯里将是在星期一辩论2019年财政预算案的第一个发言人,而不是像传统的惯例,由国会在野党领袖首先辩论2019年财政预算案。

凯里是两位承认一马公司丑闻导致国阵在2018年5月9日的选举中落败的其中一个在野党国会议员。

上周六,纳吉在他的政治首秀中,企图漂白一马公司是导致国阵败选的原因,把败选归咎于希望联盟的“谎言、诽谤和空头承诺”。在推特上回复纳吉的怪诞企图时,凯里写道:“我们因为一马公司而落败。谨此而已。”

另一名赞同凯里的在野党国会议员是巫统前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硝山)。他说:“我赞同尊敬的凯里(嘉马鲁丁)。该丑闻发生了,当课题于媒体爆发后,内阁才知道所有的决定。”

纳兹里说,当争议处于高峰时,内阁支持纳吉,因为他们被告知有关课题可以解决。

“因此,我们捍卫它。我们一无所知,直到该课题出现在新闻上和在公共场域里变得越来越大。

“我们落败不是因为人们拒绝我们,而是因为一马公司。

“我们不能否认这一点。”

选择让凯里成为在国会辩论2019年财政预算案的第一位在野党国会议员,是否意味着扎希不愿意宣布一马公司丑闻是国家的大灾难,以及纳吉应该为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负责?

即使如此,没有任何一位在野党国会议员,能避开国民强烈要求他们每一人宣布一马公司丑闻是不是国家的大灾难,以及纳吉是否应该为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负责。

其实,国民祈望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流氓民主、恶人国家和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强烈意愿,需要纳吉和他本人以外的每一个在野党国会议员,解释为何他或她背叛了巫统、国阵和马来西亚。3年多以来,他们对清除马来西亚因为一马公司丑闻而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无所作为,即使美国司法部长谴责它为“最恶劣的盗贼统治”。

其实,那些在野党议员,在上一届国会中协助和教唆马来西亚国会转变成世界的笑柄,禁止在国会提问或辩论一马公司丑闻!

无论如何,纳吉背负更大的责任来证明,对于让马来西亚陷入一马公司这个“最恶劣的盗贼统治”的背叛国家罪名,他是清白的。除此之外,他还得解释许多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谜团,例如刘特佐付钱购买价值2370万美元的22克拉粉红钻石项链,作为送给他的妻子罗斯玛的礼物,现在下落如何?以及他在中断的半岛电视台访谈中,对两件事所撒的谎:他个人银行账户中的26亿令吉捐款,和他的继子里扎阿兹的电影制作公司——红岩电影公司及它的电影,如《华尔街之狼》。

其实,随着高盛的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在纽约的法庭对串谋洗钱,还有从一马公司所筹集到的收入付出贿金和回扣,纳吉现在要解释的更多了。

通过对美国司法部在美国提出的控状认罪,莱斯纳实际上是承认了司法部的指控,说明了一马公司所筹集到的金钱,是如何用来支付贿金,和资助数名马来西亚、阿布扎比的高级官员,以及特定马来西亚高级官员的亲属的奢华生活方式。

莱斯纳也承认,高盛的数名人士知道该基金将被转移,不过可能为了避免影响该投资银行与一马公司的交易,便隐瞒高盛的法规和情报组织部门。

在莱斯纳认罪的同时,黄宗华也被捕了。2012至2013年一马公司筹集资金时,他也在高盛就职。

这两人连同逃亡中的金融家刘特佐,被鉴定为一马公司于2012至2013年,通过发出3个债券筹集65亿美元(273亿令吉),以及转移有关基金的关键人物。刘特佐还在逃亡,而黄宗华正被引渡到美国。

从所筹集到的总数中,骇人的27亿美元(113.4亿令吉)被转移成贿赂、回扣、购买礼物,以及资助马来西亚和阿布扎比的一群人的奢华生活方式。

纳吉和他的妻子拿汀斯里罗斯玛在马来西亚正面对许多刑事提控,包括在一马公司丑闻中的洗钱和滥权行为。

从美国司法部的诉讼,显而易见对纳吉提出的38项提控罪名,只是搔到一马公司丑闻的表面。

美国司法部的控状没有对纳吉指名道姓。不过,描述高阶的“马来西亚1号官员” (MO1),被指从转移的一马公司资金得益,与这位前首相相符。正是纳吉的左右手,巫统前资深部长兼国阵策略宣传主任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曾公开承认 “MO1”除纳吉外别无他人。

下星期,纳吉应该向国会解释,为何3年来,他假装不知道“MO1”直接指向他,以及为何他不曾回应对“MO1”提出的指控。

即使在他最近与半岛电视台中断的访谈中,纳吉依旧否认他知道所受收到的钱来自一马公司筹集的资金。他也否认自己知道“献”给妻子,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珠宝,其实是用一马公司所发出的债券收入购买的。

他声称那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王室馈赠的礼物,而在显要人物之中,贵重的礼物是常见的。

可是,根据莱斯纳的控状,在2014年10月10日,有关的银行家和一名阿布扎比的同谋转移了410万美元给纽约的一家珠宝商。那是支付给大马1号官员夫人的珠宝的部分款项。

支付珠宝商的回扣,是希望确保能够获得授权让一马公司能源部门上市。能源部门上市的计划最终没有实现,因为它未能符号当局的要求。

根据莱斯纳的控状,欺骗一马公司的意图早在2009一开始时便已经存在。

那是一马公司诞生的时候。当时的原名是登嘉楼投资局(TIA)。

这需要纳吉给出令人满意的解释。

还有一个问题是,2013年9月在纽约时代华纳中心的文华东方酒店,与纳吉进行一马公司会议的高盛执行人员是谁。

11月1日(星期四)解密的一份联邦文件,说明纳吉和高盛的一名“高级执行人员”,与美国现在指控涉及大规模全球欺诈的几个人会面,包括一名马来西亚金融家。银行的合规团队曾一再对他发出标记警示。

在场者有刘特佐,美国指责他是策划将数十亿美元从一马公司转移到私人账户、名画、奢侈玩具和高端房地产的主谋。

根据法庭文件,依据美国联邦调查局一名特工于6月份提交保密的宣誓书,3天后,刘特佐回到了时代华纳中心,而纳吉住在文华东方酒店。

据法庭文件显示,刘特佐和一位珠宝商在那里赠送了一颗定制的22克拉粉红色钻石吊坠和项链给纳吉的妻子罗斯玛。这些珠宝的价值为2,730万美元(1.14亿令吉)。

根据文件显示,这笔资金来自高盛为一马公司筹集的资金,然后转入由刘特佐控制的账户。

这跟纳吉在他半途离席的半岛电视台采访中所说的完全不同。现在是纳吉应该在国会发言时理顺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最后一点:在他最新的脸书直播中,纳吉坚决认为,他没有对个人银行账户中收到的26亿令吉捐款撒谎,可是我们必须感谢阿旺士拉末(Awang Selamat),他代表巫统所拥有的《马来西亚前锋报》的编辑部。他对纳吉的26亿令吉捐款的声明,提出一个重点——如果那笔钱来自沙特阿拉伯政府或国王,为何纳吉没有主动感谢他们?

这引发了阿旺士拉末提及一个老旧的故事。故事说:不是所有小偷都是骗子,但所有骗子都会偷窃!

让纳吉回复《马来西亚前锋报》,而当国会在下周复会时,每一个在野党国会议员就《马来西亚前锋报》对纳吉的最新立场表态。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8年11月7日(星期三)在振林山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