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中文 English

我问了张健仁,随着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Timothy Leissner)对不道德地盗取巨额的马来西亚公共基金毫无保留地认罪,砂拉越州议会是否会成为第一个谴责一马公司是“最恶劣的盗贼统治”丑闻的马来西亚州议会

我问了砂拉越希望联盟主席兼砂拉越州议会领袖张健仁,随着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Timothy Leissner)对不道德地盗取巨额的马来西亚公共基金毫无保留地认罪,砂拉越州议会是否会成为第一个谴责一马公司是“最恶劣的盗贼统治”丑闻的马来西亚州议会。

张健仁会跟砂拉越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讨论,砂拉越州议会是否可能率先在马来西亚所有州议会中,谴责一马公司丑闻中令人发指的腐败、刑事失信和洗钱罪行,其中涉及砂拉越人民和马来西亚人民的数百亿令吉资金。

上个星期,砂拉越州议会一致通过关于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部长动议,以成立一个高级别特别专案小组,跟联邦政府进行谈判,以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条款、意图和精神,遵守和维护宪法授予砂拉越的保障和特殊权利,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相关问题。

我认为砂拉越州议会没有理由不能一致通过州议会双方支持的另一项动议——谴责我国历史上最令人发指的数十亿令吉腐败、刑事失信和洗钱罪行。这些罪行不仅会影响马来西亚的所有州属,也会影响后代子民。

数年来,砂拉越和马来西亚人民都被告知一马公司丑闻是假新闻,是勾结外国势力的不忠和反国家分子所捏造的。他们的目的是联手推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以及巫统和国阵政府。不过在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第14届全国大选结果之后,这些寓言变得不可持续。

无论如何,美国司法部针对高盛前银行家蒂姆·莱斯纳的控状和起诉文件于上周四在纽约法庭解密后,巨大和不道德的一马公司丑闻的完整范围、程度和等级才能被理清。

现在这成了世界新闻而不是假新闻。蒂姆·莱斯纳和另一位高盛前银行家黄宗华支付贿赂、盗窃一马公司的金钱和洗钱,将高盛置于历史上的其中一个最大金融诈骗案的中心。

高盛银行东南亚区前主任蒂姆·莱斯纳承认串谋洗钱和违反外国反贿赂法律,协助从一马公司中鲸吞数十亿美元的罪名。

高盛前执行董事黄宗华以及欺诈案的主谋马拉西亚金融家刘特佐,在三起涉嫌违反境外反贿赂法律和洗钱的罪名被起诉。

高盛为一马公司承销约65亿美元的债券。起诉书详细说明了那些银行家们如何通过贿赂政府官员来获得债券交易、把被盗资金流入他们控制的离岸账户,并帮助清洗所得款项。

高盛从一马公司获得了6亿美元的交易费用,从而使该投资基金成为那些年间高盛在全球最赚钱的其中一个客户。针对蒂姆·莱纳斯、黄宗华和刘特佐的解密文件和起诉书,是每位民选代表的“必读”材料——无论是国会议员还是州议会议员。

纳吉和他的妻子拿汀斯里罗斯玛在马来西亚面临着一系列刑事提控,罪名包括腐败、洗钱以及一马公司丑闻中滥用权力的行为。

美国司法部的控状没有对纳吉指名道姓。不过,描述高阶的“大马1号官员” (MO1),被指从转移的一马公司资金得益,与这位前首相相符。正是纳吉的左右手,巫统前资深部长兼国阵策略宣传主任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曾公开承认 “大马一号官员”除纳吉外别无他人。

下星期,纳吉应该向国会解释,为何3年来,他假装不知道“大马1号官员”直接指向他,以及为何他不曾回应对“大马1号官员”提出的指控。

即使在他最近与半岛电视台中断的访谈中,纳吉依旧否认他知道所受收到的钱来自一马公司筹集的资金。他也否认自己知道“献”给妻子,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珠宝,其实是用一马公司所发出的债券收入购买的。

他声称那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王室馈赠的礼物,而在显要人物之中,贵重的礼物是常见的。

无论如何,根据美国司法部上周四(11月1日)解密的文件,它指向2013年9月在纽约的一场会议。纳吉、纳吉的妻子罗斯玛和刘特佐出席了会议。一名珠宝商向罗斯玛展示定制的22克拉粉红钻石链坠和项链。这些珠宝价值2730万美元(1.14亿令吉)。

根据文件,这笔钱来自高盛为一马公司所筹集的基金。它随后被转移到刘特佐控制的账户。

这和纳吉在他与半岛电视台中断的访谈中所说的大相径庭。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在诗巫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