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中文 English

美国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被川普革职,纳吉如果还指望塞申斯能够在“盗贼统治最恶劣罪行”即一马公司丑闻上解救他的话,那么这已经晚了六个月

美国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被美国总统川普革职,拿督斯里纳吉如果还指望塞申斯能够在国际一马公司贪污、刑事失信及洗钱丑闻上解救他的话,那么这已经晚了六个月。

这肯定是纳吉其中一个最大的遗憾:假如杰夫塞申斯早点儿被革职,那么纳吉的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大军就能够大肆宣传即便连川普总统都要驳斥塞申斯去年12月在环球资产追回论坛上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尖锐指控,塞申斯在那个时候斥责一马公司丑闻是“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例”,为此美国司法部将会为受害者讨回公道!如果是这样的话,纳吉或许还能挽救他的政治生命和首相职位。

这些历史上的“如果”当然都取决于最大的“如果”,那就是如果纳吉没有被马来西亚选民在马来西亚六十年历史上首次的历史性的和平及民主地政权转移中在布城被拉下台。

所有的这些可能性以及可能性的排列组合如今都已经成为过去了,在当下这个处境,想象川普去考虑要如何解救纳吉是完全不可思议的,当然假如纳吉赢得第十四届大选并继续担任首相,那么情况就可能会不一样了。

那么一马公司丑闻的历史可能就会完全改写了。但现在谈这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川普在美国期中选举后唯一要做的就是他在追求他的议程和利益上究竟会有多大胆,他是否胆敢开除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并终止针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的调查。

我今天读了在上周四于美国一间法院上公布的美国司法部针对一马公司丑闻主谋刘特佐和两名前高盛银行家吴罗杰(Roger Ng)及莱斯纳(Timothy Leissner)的诉状,还有莱斯纳对巨型贪污、刑事失信和洗钱的罪状的承认——他被充公了4300万美元的不法所得——后感到震惊和羞耻。

在上周四公布的美国司法部针对莱斯纳的诉状把纳吉称为“马来西亚一号官员”超过30次,而罗斯玛则被称为“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夫人”超过10次,还有尽管纳吉宣称他并没有涉及在一马公司的决策上,但这份诉状却描述了至少六次前首相、刘特佐或莱斯纳都有参与的会议。

上周公布的美国司法部诉状里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形容是更新自美国司法部在2016年7月和2017年6月的盗贼统治诉讼(那两次诉讼是为了要充公一马公司相关资产):”一名马来西亚国民,并至少从2009年至至少2018年之间在马来西亚政府和财政部身居高职,在一马公司商务决策上握有核准的权力“!

美国司法部针对莱斯纳的诉状着实令人惊骇,因为它侦查了莱斯纳从2009年1月至2014年10月这五年时间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犯罪和贪污行为,当中还描述了他对一名一马公司官员的贿赂,他在一次谈话中向这名官员承诺“一份美国汉堡将会在下周送达”,而这份“美国汉堡”就是指100万美元的汇款。

我现在可以理解纳吉为何要天天在脸书上发表许多贴文,他很显然的要转移人们对一马公司丑闻的关注,尤其是美国司法部的一马公司诉状已经在上周四在纽约的一间法院上公布了。

美国司法部针对刘特佐、吴罗杰和莱斯纳的诉状是每一位想要参与在星期一开始的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国会辩论的国会议员,尤其是在野党国会议员的“必读”。

他们对导致马来西亚蒙受无法启齿的耻辱和恶名的“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例”的一马公司丑闻的立场究竟是什么?

纳吉对于导致马来西亚——不但包括了历任首相,也涵盖了过去六十年的马来西亚人——蒙受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和恶名,有什么话要说吗?

除此之外,从2009年至2018年之间在纳吉政府里担任部长和国会议员的要如何弥补他们在纳吉的盗贼罪行上共谋的罪无可赦的罪过呢?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