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中文 English

国大党是否会因着哈迪有关“下地狱”的警告和伊斯兰党所掌握的3578张选票,而将金马仑议席拱手相让给巫统?

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终于露出他的真面目,证明他没有资格成为可以代表来自各个族群、宗教或区域的马来西亚全民的马来西亚政治领袖,因为他竟然向穆斯林发出早已过时的警告,要他们信任穆斯林领袖,无论他们的罪过如何,并宣称穆斯林信徒假如由非穆斯林领导,将会下地狱。

如今马来西亚人民可以明白为何伊斯兰党在他的领导下会愿意全力支持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尽管后者导致马来西亚变成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并蒙受耻辱和恶名!

无怪乎伊斯兰党在哈迪的领导下,逐渐诉诸阴险和有害的谎言、仇恨、恐惧、种族和宗教政治的手段,这对于一个包容、和谐及成功的多元族群、宗教、语言和文化的多元化国家的生存而言,构成一大威胁。

难怪哈迪会表态说,全世界13亿穆斯林人口中的生活在已经签署国际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ICERD)的179个国家的99%穆斯林都是非常错误和受误导的,因为ICERD是企图摧毁伊斯兰教的“共济会议程”。要知道,这些签署ICERD的国家当中也包括了伊斯兰合作组织(OIC)的57个成员国中的55个,如沙地阿拉伯、印尼、土耳其、卡达尔、阿联酋、埃及、伊朗、伊拉克、约旦、科威特、巴勒斯坦、阿尔及利亚、摩洛哥、阿富汗、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

也难怪伊斯兰党青年团团长莫哈末卡立阿都哈迪——他也是伊斯兰党主席的儿子——会警告穆斯林不要在面子书上张贴圣诞节祝语,因为基督徒庆祝圣诞节有违伊斯兰教的教导,而穆斯林不应该承认基督教。

这样伊斯兰党在哈迪领导下会宣称它是唯一一个为巫裔-穆斯林议程斗争的政党就不足为奇了,该党宣称“之前,为巫裔-穆斯林议程斗争的是巫统,因为它当时是政府,它那个时候也很有力量(就资源和人力来说)。但如今,它不再是政府了,并大量流失国会议员和立法者,从而导致这个政党濒临崩溃”。

伊斯兰党在哈迪领导下也就顺理成章的不大力反对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类似于一马公司的丑闻,比如发生在联邦土地发展局、联邦土地复兴及统一局 、玛拉和朝圣基金的丑闻,因为哈迪并没有决心打击贪腐,并认为一名腐败的穆斯林无论如何都比一名清廉的非穆斯林还要好,他也大方的接受2017年度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中所显示的,全世界十个最贪腐的国家中有七个是穆斯林国家及OIC成员国的事实。

然而伊斯兰党领袖却是大错特错的,因为伊斯兰党是不能称自己是马来西亚巫裔-穆斯林议程的唯一一个捍卫者。

这乃是因为在一个新马来西亚里,希望联盟里的所有马来西亚政党,无论是人民公正党、团结党、诚信党还是民主行动党,都有责任去捍卫穆斯林/巫裔以及非穆斯林/非巫裔的议程,以表现出任何多元化社会里的可行及成功的国家建设对马来西亚全民来说都不是零和游戏,而是双赢方程式。

导致马来西亚因着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而饱受世界谴责的巨型的一马公司丑闻,务必要成为马来西亚全民的惨痛教训,我们绝对不可再容让国家因着任何人对权力或财富的贪婪而被典当,而来自多元族群和宗教的马来西亚全民以及未来世代的利益一定要时常居于一人或一群人的利益至上,无论后者的地位如何崇高和尊贵。

这是金马仑补选的重点:良好管治对垒窃国管治。

但目前最紧要的事是,国大党是否会因着哈迪有关“下地狱”的警告和伊斯兰党所掌握的3578张选票,而将金马仑议席拱手相让给巫统?

事实上,我对于哈迪能够在1月26日的金马仑补选掌握住3578张选票存有极大怀疑,因为我不相信普遍的伊斯兰党党员都会完全附和哈迪对多元化社会的拒绝,以及他过时的观点,即一名腐败的穆斯林都比一名清廉和诚实的非穆斯林还来得更好,这也不是伊斯兰教或世界各大宗教的教导。

除此之外,马华领导层是否也会如此没有原则和投机地支持哈迪之下的伊斯兰党的选举安排,就如第十四届大选后的三场雪兰莪州议席补选所发生的,尽管哈迪针对“地狱”和“良好管治”发表了过时的观念。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9年1月9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