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仑的希望联盟补选职工需要奇迹才能为玛诺嘉兰取得金马仑补选胜利,正如我们也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奇迹中落败

金马仑的希望联盟补选职工需要在接下来两周内创造奇迹才能为玛诺嘉兰取得金马仑补选胜利。

这是因为希望联盟也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奇迹中在金马仑选区落败,我们在当天目睹了国家六十年历史上首次的和平及民主地政权转移。它促使马来西亚被最近发布的经济学家情报单位(EIU)的2018年度民主指数形容为东南亚民主国家中的“光点”。

马来西亚在2018年度民主指数中的排名比她的东南亚邻国还高,并被列为一个逐渐民主化的国家的典范,我们的分数整体上都有进步。诚然,第十四届大选的历史性成绩让马来西亚在165个独立主权国家和两个国家领土中位列第52名,比新加坡(第66名)高出14个名次,也比菲律宾(第53名)高一个名次。

马来西亚在这份最新的EIU报告中被点名为区域内的“光点”,随着去年5月9日大选之后。希望联盟在那场大选中终结国阵长达61年的掌权。

报告说道:“在野党候选人在2018年的亚洲主要选举中的胜利,加强了这个区域在选举过程和多元主义的分数。”

它也表示,首相马哈迪医生的胜利是“令人惊叹”的,尽管大选存在着选区划分不公的现象。

但即便马来西亚取得亮眼的进步,国家仍然处于“有缺陷的民主国家”的组别里,总得分是6.88。

要是希望联盟能够在2018年5月9日在金马仑胜出的话,马来西亚在2018年度民主指数的排名将会更高,这将成为希望联盟要在1月26日的金马仑补选中获胜,所要克服的障碍。

还有如果国阵派遣前原住民高级警官蓝利莫哈末诺上阵的话,希望联盟的胜算将会更低。蓝利是国家史上职位最高的原住民警官。

蓝利也是来自色迈(Semai)部落的,金马仑国会选区里的22%原住民选民当中的大部分都是来自这个部落。

可悲和极不幸的是,像蓝利这样有名望和优秀背景的原住民并没有在巫统掌权的时候被派遣上阵,不然他就可以出任副部长或甚至是正部长,并终止对原住民社群的忽略和边缘化,把他们带进国家的主流发展里。

原住民社群持续陷入贫困、落后、被忽略和边缘化的一个迹象就是,尽管国家独立六十年了,但JAKOA仍然还是没能解决马来西亚原住民社群的贫困、落后、被忽略和边缘化的问题。就连JAKOA也是直到八个月前才迎来该局史上首位的原住民总监,而JAKOA职员中的原住民比例不到22%。

今时今日的巫统背负着窃国罪行的包袱,它已经奄奄一息,因为它现在竟然还要仰赖于它以前最主要的对手伊斯兰党的救命援助。

希望联盟代表着未来,而金马仑补选事实上是希望联盟在四年后的第十五届大选能够赢得彭亨州政权的起点,而这将有助于解决原住民旷日持久的土地问题。

巫统如今代表着过去,它已经被贪婪、滥权和窃国罪行所腐蚀。即使有伊斯兰党的支持,马来西亚也绝不可再回到巫统的窃国的过去,因为马来西亚所有社群的未来是属于民主、良好管治、法治和公正的。

有鉴于此,金马仑补选不再只是个别人士或政党联盟的战役,而是更重要的马来西亚的未来和过去之间的战役,一边是马来西亚所有社群都能享有民主、良好管治、法治和公正的新马来西亚;另一边则是伪民主、差劲领导、失败国家和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旧马来西亚。

这就是为什么金马仑的希望联盟补选职工需要奇迹,因为他们得创造出比2018年5月9日还要更大的奇迹!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9年1月10日(星期四)在碧兰璋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