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黑色星期二和2015年七八月间的长刀之周”白皮书应该处理的12道课题

“2015年7月28日黑色星期二和2015年七八月间的长刀之周”白皮书应该处理至少12道课题:

(一)除了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还有谁策谋了2015年7月28日的黑色星期二和“2015年七八月间的长刀之周”?

(二)谁在幕后操纵2015年7月28日黑色星期二出现的网站,以一篇题为《2015年茅草行动:政治部领导对密谋者的调查》,启动了2015年七八月间的长刀之周?文章点名13人涉及推翻马来西亚民选政府的国际阴谋,他们“将在《刑事法典》第124条下被调查。该条文可判处最高20年的监禁刑罚。文章也在高层政治和政府领袖间造成一段恐怖统治时期,因为他们一旦不服从就会被惩罚。

7月31日,一篇题为《政治部扩大对密谋者的调查:强化的审问技术已获批准》威胁道:

“消息来源对我们透露,对13名密谋者的调查范围已经扩大至包括所有直接和间接涉及的人士。总检查署、国家银行(国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反贪会)的所有员工,甚至是公共账目委员会(公账会)的所有成员,都可以用军事式的审问技术来调查。据了解,这些技术包括使用测谎仪来鉴定他们涉及的程度。

文章也展示“通过监测一个人的身理状况如心跳和呼吸率来侦察他是否说谎”的恐怖“强化审问技术”。文章还说明,“现代的测谎仪准确得可怕”,包括采取布什政府对“嫌疑恐怖分子”使用的“不人道心理压力”。文章显然地提出那些技术是否包含了折磨的问题。

(三)总检察长和警队及其他执法机构高层的人事替换,是否和攻击马来西亚宪法的民主原则和主要国家机关的独立、中立和专业这些我国史上最严重、恶劣和可耻的行为相关?

(四)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新擢升的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当时的每一个内阁部长、新任的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新创的职位——国阵策略宣传主任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时任的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时任的公共服务局总监丹斯里莫哈末扎比迪、时任的总警长丹斯里卡立、时任的新闻局总监拿督依布拉欣,对于长刀之周所启动的对议会民主的基本原则和规矩的攻击,扮演了什么角色?

(五)为什么丹斯里阿班迪出任总检察长,参与攻击议会民主的主要机关和基本原则的不民主和违反宪法行为,虽然他知道革除丹斯里阿都甘尼总检察长的职位是违法宪法的?

(六)为什么纳吉的内阁部长协助和唆使对国家机关的基本原则和独立、中立及专业的最严重攻击,包括就一马公司丑闻对马来西亚人民撒谎和没有据实以告?

(七)马华公会现任总会长和全国总秘书拿督斯里魏家祥和周美芬,当时在纳吉政府中分别担任首相署部长和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为什么他们通过对盗贼统治和不民主治理的沉默和包庇来协助和教唆对马来西亚议会民主的最严重袭击呢?

(八)为什么第13届国会被时任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颠覆和破坏,指令禁止国会讨论或辩论一马公司丑闻?

(九)旨在为议会民主的有效运作提供必要的监督与制衡的各种机构——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总检察署、警队、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总稽查署、选举委员会、媒体等,如何被颠覆或破坏?

我之前曾说过,我在2016年底收到来自一位与时任首相非常密切,但没有在总检察署或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担任任何职位的人的信息,说如果我不与敦马哈迪医生合作推动统一阵线推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那么时任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的贪腐调查和指控将被撤销。

在“长刀周”之后,这种破坏司法系统的效率、独立和专业的做法很普遍。

我从来没有告诉度敦马哈迪医生类似的威胁。第14届全国大选期间,在希望联盟的竞选活动中,他告诉我,跟我出现在同一个舞台上,他得付出沉重的代价——马来人的支持;而我回答说,跟他出现在同一个舞台上,我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非马来人的支持。

(十)尽管一位澳大利亚的马来西亚籍学术人员在2015年8月将时任首相描述为“行尸走肉”,那个盗贼统治政权如何再苟延了3年?

2016年年底,我在谷歌搜索引擎中键入了“1MDB”,在0.42秒内,我获得了255,000个搜索结果。2017年初,这样的搜索只用了0.32秒就得到了441万个搜索结果。

今天,我键入“1MDB”,谷歌搜索引擎在0.52秒内显示了838万个结果!这是对2015年12月31日的首相新年献辞中的超级假新闻的回答。当时他表明,一马公司的500亿令吉和26亿令吉捐款的双重庞大丑闻已经解决,不再是问题。

(十一)如果马来西亚的那个盗贼统治政权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大选中没有被选票拉下台,到今天会发生什么事?

(十二)一马公司丑闻是对国家经济的破坏。2015年7月28日的黑色星期二以及2015年7月和8月的长刀之周是对马来西亚作为议会民主国家的政治破坏。

未来要如何避免这种对议会民主的严重多方面袭击呢?

马来西亚人民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勇敢地拯救了马来西亚,使她免于继续处在盗贼统治国家的污名、骂名和恶名之中。

马来西亚人怎样才能避免将来重蹈纳吉的灾难,让马来西亚在失败、流氓和盗贼统治国家的轨道上急速堕落?

林吉祥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
于2019年6月7日(星期五)在振林山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