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全民必须为国民团结发声,并谴责试图要激起族群和宗教间的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仇恨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

“社交上的马来西亚”在过去两个月似乎发展出了自己的面貌:制造马来西亚的分裂力量占上风,并因着国家史上最恶劣的种族及宗教两极化而把马来西亚分裂的虚假印象。

但这对于真实的马来西亚来说,是虚假不实的写照。

8月31日的国庆62周年庆不但在联邦首都上演,也在各个州首府在“大人物”的参与下登场,除此之外,它更是在历经这么久后首次在全国各地的乡镇由普遍马来西亚人民共同欢庆。

就举我所在的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选区为例,我当天早上在江加浦莱为逾2000人参加的国庆竞跑挥旗、为一场辩论比赛开幕、为国庆62周年纪念摩托车队挥旗,还有为来自周围马来乡村的32支队伍参赛的国庆62周年纪念足球嘉年华开幕。

在我实际地和马来西亚人民接触后,我看到的都是马来西亚人民当中——无论他们是巫裔、华裔还是印裔——的善意、理解、和谐和包容;而不是“社交媒体上的马来西亚”所传播的族群及宗教间的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仇恨。

我呼吁来自各民族、各宗教的马来西亚全民力证“社交上的马来西亚”是错的,它只是在制造马来西亚的分裂力量占上风,并因着国家史上最恶劣的种族及宗教两极化而把马来西亚分裂的虚假印象。

我昨天收到两封信函,它们充斥着恶毒以及侮辱性的言语,这样的言语彷佛已经成为那些在马来西亚社交媒体上散播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的日常用词。

其中一封是中文书写的,指控我是“走狗”、“妖言惑众”和“无耻政棍”;而另一封则是英文书写的,称呼我做“尊敬的奥萨马林吉祥宾阿都拉”,指控我是“走狗”、“汉奸”、“马来西亚骗徒”和“马哈迪医生最龌龊的寄生虫”。

这无疑是一次的角色转换,因为我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一直被莫须有的指控为反马来人、反伊斯兰,以及是一名基督徒、共产党员,和甚至是陈平的亲人!我甚至还被说成是马哈迪的“主子”。如今我却成了“走狗”和“妖言惑众”的,出卖华人和非穆斯林的权益。

但这些无非都是要在马来西亚挑起族群和宗教间的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仇恨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的东西。

以下的胡扯才刚在几天前出现在本地的面子书上:

“据说林吉祥是在福建出世,然后16岁的时候来到马来半岛。但林吉祥却说他出世在柔佛峇株巴辖;”

“但不曾出示他出世在马来半岛的证据。”

正是这样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在过去两个月占据了社交媒体,并在多元化马来西亚引发族群和宗教间的彼此对抗,从而挑起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仇恨,这导致了每个族群都相信它正面临着在族群身份、宗教和文化上的存在上的威胁的荒谬情况。

倘若这样挑起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对其他族群、宗教和文化的仇恨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没有制止的话,它只会引致一个结局:马来西亚的种族及宗教大冲突。

最近一个案例就是社交媒体上有人呼吁杯葛非穆斯林产品。

身为世界四个伟大文明——马来/伊斯兰、中华、印度和西方文明——的交汇地,我们应该发挥出这些文明的优秀价值观和美德,这样马来西亚才能向世界展现“文明联盟”的成功,而不是沦为“文明冲突”的失败案例。

马来西亚应该团结起来和世界竞争,而不是内讧。

我们正在处于为马来西亚之魂而战的斗争中,我们要不就投入在把新马来西亚建立成一个团结、自由、正义、卓越和廉政的世界级国家的宗旨上;要不就纵容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煽动族群和宗教间的纷争,进而迫使每个马来西亚人都回归到他们各自的族群保护层,导致马来西亚沦为一个失败、流氓和窃国-神权统治的国家。

国家元首以及霹雳、雪兰莪苏丹已经强调国民团结的重要性,以及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的祸害。

马来西亚全民必须为国民团结发声,并谴责试图要激起族群和宗教间的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仇恨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

正如震惊马来西亚人和世界的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成绩的历史重要性反映出普遍马来西亚人的伟大愿景和勇气,我也对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无论他们的族群、宗教或地域是什么,会想要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团结、自由、正义、卓越和廉政的世界级国家,而不是沦为一个失败、流氓和窃国-神权统治的国家抱持乐观的态度。

林吉祥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
于2019年9月4日(星期三)在振林山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