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联盟应该首当其冲,破除隔膜思想

在过去的6天,我被攻击并被标记为“种族主义者”,“偏激主义者”,“反马来人”和“反回教” – 几乎过去所有对行动党的不负责任的标签都被套在了我的身上。

这些攻击源于我在2019年9月1日针对土团党甲州行政议员Mohd Rafiq Naizamohideen当天在他脸书上贴上与争议性回教传教人士Dr Zakir Naik的宗教膜拜活动海报,并公开邀请民众参与一事,做出公开质疑所致。

在我9月1日的文告,我强调“州政府所有部门和人士都应该遵守首席部长Adly Zahari日前以马六甲州人民和谐为由而禁止Zakir Naik来甲州演讲的用意和精神,不应该招待他。”

我重申,我不曾质疑Zakir Naik 到访马六甲的权力,更不曾否认Zakir Naik到宗教场所膜拜的权力,因为禁令只是禁止他演讲。

针对Rafiq公开邀请民众与Zakir Naik出席膜拜活动,我感到遗憾。即使Rafiq之后回应这不是政府或政党活动,只是Masjid Cina Melaka的活动(他是Pengerusi Masjid Cina),这举动显示了和首席部长及州政府的立场对立,也不遵守该禁令的精神和用意。这也显示了Rafiq作为一名土团党兼希望联盟的议员,在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里缺乏敏感度。

Zakir Naik是一名具有争议性的人物,这是无需置疑的。甲州首席部长早前对Zakir Naik发出禁令时,不是一项容易的决定,因为在穆斯林社群里,Zakir Naik拥有一定的受欢迎程度。但即使艰难,首席部长也做出正确的决定,而这项决定是应该被所有甲州希望联盟议员尊重和遵守的。

最让人发指的是Rafiq于9月6日刊登的文告(Malaysiakini版本被Rafiq分享至脸书)中所提及“我不曾听过任何穆斯林领袖质疑别的宗教场所的宗教活动”。这更显示了Rafiq不了解他与Zakir Naik的活动对马来西亚社会和谐带来的影响,而这样的论点,只会加剧种族之间的隔膜,因为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事情,都是马来西亚人的生活一部分。作为领袖,不该以“你是华人,别碰我们马来人的事情”角度思考,更不能认为影响种族和谐的课题是单一种族宗教的课题,因为它牵系着马来西亚社会的和谐发展。这样的“隔膜思想”,对马来西亚是一颗危险的种子。

倘若今天我是一名马来人,或穆斯林,或不是来自民主行动党,我是否还会被标签成“种族主义者”,“偏激主义者”,“反马来人”和“反回教”?在现有的隔膜思想框架下,很难说。

希望联盟需要首当其冲,主动破除这些隔膜思想,才能够带领马来西亚走向多元繁荣的方向。

郭子毅
马六甲通讯、多媒体、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兼爱极乐州议员
于2019年9月7日(星期六)在马六甲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