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青年的第三个挑战——提升青年的社交媒体素养,使他们能够成为明智的公民和具批判性的思考者,以辨别谎言、似是而非的言论和谬误

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今天在他的官方华诞庆典上发表的献词,补足了我昨天给马来西亚青年提出的挑战——向全世界证明马来西亚是不同文明联盟的成功范例,而不是 “文明冲突”造成的失败例子。

在他的献词中,国家元首呼吁马来西亚人民以同一个国民的满满自信,超越所有分歧,以创造永久的团结和一致。

陛下说要创造这样的氛围,各阶层人民和领袖不应该什么也不做就梦想能取得成功。

反之,人们应该采取协调一致的努力来打破阻碍团结的因素。

元首说:“事实是,管理一个国家存在的分歧和差异并非易事。 这是因为人们倾向于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和诠释每一件事。”

因此,自从1月31日宣誓成为第16任国家元首之后,国家元首已经探访我国的每个角落,跟所有马来西亚人民保持密切关系,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差异。

在他的献词中,国家元首邀请各界领袖撇开分歧,为人民群众服务,努力建设和谐及团结的社会。

随着修改宪法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低到18岁,马来西亚的年轻人受促记得被苏卡诺的名言:“给我10个年轻人,我将动摇世界。”

今天所有的国家领袖都在年轻时就起步。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和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十多岁就开始了他们的政治活动,而冠英在20岁之前,就成为蒙纳士大学马来西亚学生会主席。

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和诚信党主席末沙布在21岁时开始了他们的政治活动。

我记得在1955年初,当时我14岁,在念中一,我和两位同学从峇株巴辖骑脚踏车到马六甲,一起过夜探险。这次的出游中,我们谈论的主要话题是在印尼万隆举行的影响深远的亚非会议。 这次会议首次聚集了非洲和亚洲领袖,如印尼的苏卡诺、中国的周恩来、印度的贾瓦哈拉尔·尼赫鲁、缅甸的吴努和埃及的贾马尔·阿布德·纳赛尔等。

15-17岁时,我在峇株巴辖高级中学创办和编辑了中二、中三和中四的班级杂志,并且在18岁念中五时,成为学校杂志《领航》(Pilot)的编辑。

1962年,我在21岁时成为新加坡全国记者联盟(SNUJ)的秘书长。1965年12月,24岁时,我在家人和朋友的反对下决心全身投入政治,建立民主行动党(DAP)。

1969年,28岁时,我当选为马六甲市国会议员。一周后,我首次被援引《内安法令》拘留。我31岁时第一次成为马来西亚国会的在野党领袖。

我提出这些事件以说明,如果年轻人有奉献精神并致力于改善国民同胞、国家和世界的命运,那么他们就有能力和精力“动摇世界”。

昨天,我向16至25岁年龄层的马来西亚青年发出两项挑战——向全世界证明马来西亚是不同文明联盟的成功范例,而不是“文明冲突”造成的失败例子。同时也要引领清理马来西亚社交媒体的运动,打击那些旨在煽动种族间和宗教间的怀疑、恐惧和仇恨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

今天,我想向马来西亚的青年提出另一个挑战——提升社交媒体素养,尤其是在青年之间,使他们能够成为明智的公民和具批判性的思考者,以辨别谎言、似是而非的言论和谬误。

我们正处于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无所不在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

不幸的是,每个人都越来越难以适当地应对数字化挑战,因为新媒体可以轻松地以爆炸性的速度,呈现谎言、谬误、假新闻和仇恨言论。

要获得社交媒体素养,马来西亚人民必须成为参与和明智的公民,并且需要成为批判的思想家和积极的内容创造者,而不是线上内容和技术的被动消费者。他们必须能够分辨事实和真相与互联网上的谎言、似是而非的言论和谬误,特别是假新闻和仇恨言论。

民政党领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指责我“露出我的真面目”,主张在华淡小介绍爪夷文,并指责我违背自己过去对爪夷文的看法。(星洲日报,2019年9月9日)

如果有社交媒体素养,读者将检查民政党领袖所说的是真是假——我是否曾主张在华淡小介绍爪夷文,以及我是否已经违背了1984年我针对爪夷文所发表的言论。

拥有社交媒体素养的马来西亚人民会发现,民政党领袖(以及马华公会领袖)对两件事都在说谎,即我没有主张在华淡小引进爪夷文,而我也没有违背1984年我针对爪夷文所说过的话。

3个星期前,在发生华淡小爪夷文课题的一个月后,我表示震惊,因为95%的马来西亚华裔和印裔仍然不知道,5年级国语课本多年前已有爪夷文,而且修订课程以在4年级介绍爪夷文是于2015年9月由马华公会、民政党、国大党、人联党和巫统的部长决定的。

马华公会和民政党领袖谴责在华淡小引入爪夷文时,正是操弄这种无知,虽然这个决定是他们(巫统、马华公会、国大党和民政党)的部长在4年前于2015年做出的,以便在2017年至2022年修订的课本中逐年实施。

爪夷文课题的争议是前政府所遗留下来的,因为于2020年在华小和淡小四年级新课本介绍爪夷文的最终决定,是由时任教育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基尔主持的教育部课程委员会所做的,而当时的两位副教育部长拿督张盛闻(马华公会)和卡马拉纳登(国大党)也出席了那场于 2015年9月21日举行的会议。

之后,那就成了行政事务,由相关的教育部门部门实施2015年9月所决定的政策。

如果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没有政府的更替,落实2015年9月教育部对新课程所做的决定,可能会导致华淡小四年级新课本中的“三要:要强制、要考试,并要学生学习阅读和书写爪夷文。

如今,“三要”已成为“三不”:不强制、不考试、不学习或书写爪夷文,只是介绍。

这些是民政党主席和马华公会领袖隐瞒马来西亚人民的爪夷文争议的事实和背景信息。

我是如何违背1984年针对爪夷文发表的言论?

我的声明很容易在网上找到,如果民政党和马华公会领袖不明白我在1984年所说的话,其标题是“教育部规定爪夷文是强制性科目,违反了马来西亚宪法第152条文”,我愿意给民政党主席和马华公会总会长免费补习如何理解这简单的声明。

因此,民政党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在上一届全国大选中,被独立新人,法学院学生巴拉峇卡兰在峇都选区中击败也就不出奇了。巴拉峇卡兰以22岁的年龄,成为我国最年轻的国会议员。

刘博士,你想要理解简单声明的免费补习吗?

林吉祥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
于2019年9月9日(星期一)在振林山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