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日昇5年只参与10次国会辩论 打卡晟怎样为民发声?

针对黄日昇面对行动党关于其国会服务记录的提问,黄日昇再次表现其精湛的闪躲功能,认为只需要回应”污蔑“,就能草草了事。

以往黄日昇作为执政党议员拥有执政优势,因此能够耗费大量的人民的钱来派钱和派米,并以使用人民的钱来标榜自身是个服务型的候选人。

然而, 不要忘记的是,如今巫伊联盟和国阵马华都已沦为在野党。作为失去执政优势的在野党议员,更考验的是议员的论政能力和议员对于国家前景的方案。

需要知道的是,在国阵领导的橡皮图章国会中,议长也会给予国阵后座议员较多的发言空间,然而参考过去记录,黄日昇身为执政党后座议员都无法善用其优势,为民发声。

追溯过往5年国会服务记录,黄日昇作为应该监督政府的第13届国会的后座议员,却只在国会发言参与11次辩论,平均一年2次,时常总数95分钟,可见黄日昇在国会的发言有多“珍贵”!

我们翻开黄日昇的国会记录更发现,虽然黄日昇的国会出席率很高,然而身为国会议员的他无法善用执政党后座议员的优势,竟然5年只参与11次国会辩论,平均一年只发表19分钟的话,可见黄今次的口号“加把昇音,投选日昇”也只是蒙骗选民的花俏口号,最后无法成为“昇音”只能沦为“打卡昇”。

即使勉强将国会提问时的发言一起算,黄日昇5年的国会发言记录也只是区区25次,分别是2014年在国会发问3道问题,2015年发问4道问题和参与2次辩论,2016年发问2道问题和参与3次辩论,2017年4次提问和参与5次辩论,2018年发问1道问题和参与1次辩论,而2013年都没有任何发言记录。

同时,黄日昇也在面对媒体时表达如今失去执政资源后,无法再像以往援助人民。因此,现在黄日昇在野了,既不能呛声,又没有资源,现在在野了,既不懂得呛声,又没有资源,我担忧黄日昇无法胜任丹绒比艾国会议员的责任。

因此,身为候选人的黄日昇有义务接受大家的检验,请黄日昇正面交代如何在没有资源,并且自身论政能力低的情况下,为民发声,扮演好在野党领袖的角色,而不是服从巫伊政治主子,做一个“打卡昇”!

我们不需要多一位抱着打卡心态去国会的在野党议员,反之丹绒比艾需要一位能够继承前国会议员法力的努力,与政府全力配合的议员,引入更多资源,为丹绒比艾带来更多改变!

陈泓宾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秘书
于2019年11月7日(星期四)在新山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