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莎亚南宣言

我们,民主行动党全国代表,于2012年1月8日全国代表会议聚集于莎亚南,在此重申,民主行动党之原则并承诺将引领任何一切能为民主化、经济发展带来必要改变,以期达至一个繁荣、民主、荣耀受敬重的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人梦想”。

我们在此至诚恭贺第14任国家元首端姑阿都哈林陛下即位。愿在陛下英明领导之下,民主与人民之基本权力之精神得以彰显。吾皇万岁!

在改革的转捩点上

环顾全球,改变的浪潮正以正以冷战结束后未曾见过的能量席卷全世界。世界每一个角落,从解放广场到华尔街,数以万计的人民站出来,过去被动的社会突然新发现了站起来夺回尊严之勇气。

尊严,乃催化这一波全球改变运动的新关键元素。社会与经济不平等,加之与债务、失业、菁英剥削平民以自肥,为概括今日世界之共同情景。

马来西亚亦在2011年7月9日经历了历史转捩点,各个阶层不同遭遇的马来西亚人不约而同团结一致地站出来,要求干净、自由与公平的选举。尽管权责单位高度打压,但是,数以万计的马来西亚人,或幼或长,从全国各地来到吉隆坡涌上街头。

正如中东、北非、美国、欧洲的人民一样,因为再也无法忍受尊严遭只为自肥的领袖逐日剥夺,马来西亚人决定站起来。

作为一个拥有丰富天然资源、充足基础建设、相对年轻人口及可观的教育水平,马来西亚潜能无限。但是,我们每日却坐困贪污、黑钱外留、经济停滞不前、生活品质下降的消息中。

今日,马来西亚已经处在改革的转捩点上。与民联友党一起,民主行动党仅此献议,为将所有人导往完成马来西亚人梦想的路上,愿为所有马来西亚人追求之改变的推手。

团结互助的经济

在通膨、高失业率、重重负债的全球环境当中,马来西亚并没有变得更好,更精确来说,我国收入底层的60%家庭收入每月少於3000令吉,同时,最底层40%的家庭每月收入少於1500令吉。

更令人忧心的是,2010年国家银行报告揭露,截至2010年杪,马来西亚家庭负债为5810亿令吉,即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6%,我国的家庭债务水平可能仅仅居於南韩之後,居亚洲国家第二位。

尤有进者,马来西亚家庭偿债比率在2010年高达47.8%,意味著一家之收入有近半皆用於还债。按规矩来说,银行不会借钱给要用超过三分之一收入用来偿还债务供期者。换言之,我们正逐步成为负债国家中。

过去十年来收入停滞不前,导致底层40%人口的收入竟然仅占全国总收入的14.3%,与此同时,金字塔顶端的20%人口收入却占50%。

此外,尤有加遽情况者,截至去年杪,联邦负债已达4560亿令吉,而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已经接近国家债务顶端的55%。

职是之故,我们必须寻找新的典范。国阵政府企图透过政府注资与一系列字母缩写计划,如经济转型计划、政府转型计划、国家关键经济领域等等解决经济发展失衡之问题,但不幸的,改变并不显著。

因此,这正是我们引介团结互助之经济此一概念之时候。此谓贫富、城乡、强弱之间的团结互助。我们的终极目标乃建立一个赋权予民,尤其是赋权底层60%真正需要之人民。

目前迫切之事为,我们必须确保经济继续运转,透过以下方式创造团结互助的经济:

不仅实施最低工资。,

  1. 最低工资依通膨率调涨。
  2. 促进女性劳动力参与。
  3. 减少依赖非技术外籍劳工。
  4. 往自动化与科技价值产业链发展。
  5. 透过能力、问责、透明度治理模式解决贪污与务缺漏问题。
  6. 遵守法治。
  7. 捍卫劳工的合法权利。

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解决因贪污、朋党资本主义与壟断导致现有体制的既成缺陷。如目前状况,马来西亚是唯一个将稻米私营化经营的产米国,更糟的是,此结构为单一朋党资本主义公司壟断而更形巩固。结果,泰国与印尼可以自给自足,而我们却有三分之一的稻米消耗量必须仰赖进口供应。且因壟断之故,我们甚至比新加坡付出更高的价钱购买进口米。

朋党资本主义的另一例子即由国能公司与有政治关系之独立发电厂签署的畸形购电合约,结果,因为国能被迫购买不需要的电量,我国拥有异常高的储电。这项加诸在国能身上的额外负担同时也透过调涨电费转嫁在普通人民身上。

朋党经济的一贯模式,即拥有良好政商关系的朋党透过剥削人民快速致富。政府与拥有政治关系之大道收费经营者签署之大道特许经营合约亦是一例,合约允许他们在特许经营期间可以定期提高收费,即便事实上他们的收益已经远超当初投资的金额。

我们是时候以“人民经济”取代朋党资本主义经济,前者将会专注於提高人民的可支配收入,提升基础技能、科技与生产力。

经济繁荣

四十多年前,马来西亚被视为一个富强的国家,我们几乎拥有所有的天然资源。当时,我们的人均生产总值为350美元,而韩国为130美元。今天,韩国的人均生产总值大约2万美元,而我们远远地落后于7000美元。四十年前,我国国民平均比韩国人民富有三倍,今天,韩国人民比我国人民富有三倍。

过去四十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原本比我们经济落后的国家如今远远超越我们,而我们却停滞不前?这是因为我们的人才不受重视、人民无法享有自由机会,我们的制度重视“你认识谁”而不是“你知道怎么做?”。政治关系比绩效表现还重要。

因此,我们需要重建我国经济以达致经济繁荣,这需要革新及才干打造及适应新的变化。例如:今天是资讯高速公路的年代。如果要进步繁荣,我们必须打造与资讯工艺相关的工业及技能。

我们也需要栽培新一年有活力、有才干的企业家。但是,企业精神必须由革新、创新及私人界来促进。只要打下稳健的基础,让这些商家继续茁壮成长,拿出他们的看家本领。

在促进经济繁荣方面,政府的角色是集中资源在社会方面的角色。政府必须把焦点放在基建、房屋、教育、交通及医疗福利,而一个强稳的政府最终能够改善人民整体的经济福利。例如:良好的公共交通系统可让人民无需把购买汽车当成必需品,也可以让人民省下花在汽车贷款的费用。同理可以用在为何政府需要介入可负担房屋、教育津贴及医疗福利。

在槟城,我们开展了一系列的社会计划,减除人们的负担。除了分派补助金给特定群体,我们也津贴洗肾中心及在特定路线提供免费巴士。我们也在执政一年后消除赤贫。现在我们立志在2015年消除贫穷。如果我们在槟城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们也一定能够在马来西亚做在这一点。

民主化

除了纠正经济不正义,同时,我们也急需恢复民主。民主的最基本原则即自由,因此,我们必须透过以下方式恢复民尊严与自由:

  1. 体制改革
  2. 干净、自由与公平选举
  3. 財务与政治地方分权
  4. 言论、表达意见与集会之自由

唯有好制度方能成就好国家。在马来西亚,应该是保护人民的机关制度目前却严重之信心危机。民主行动党承诺将会以制度改革为紧急优先项目,首先需要改革的为选举委员会、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警察部队、司法及国会。

制度改革亦包含重整曾经为人尊重、令人骄傲的公共服务部门。我们将会推动一系列计划,透过提升技能、环境与生产力,恢复公务员之专业、效率。我们亦将确保公务员的薪资适当与具竞争力,这并不只包括专业与高阶管理层,而是特别针对后勤与行政层级之公务员。

我们必须尊重、精简公共服务而非减少之。职是之故,我们对国阵政府欲缩减公共服务之举深感遗憾。

我们亦肯认日以继夜维护安宁之警察与武装部队的诸多牺牲。因此,我们必须确保他们不受滥用体制,踩在基层人员身上自肥的掠夺自利者之害。

同时,马来西亚人要求干净、自由与公平的选举,这也是马来西亚人於2011年7月9日走上街头的原因。投票乃神授之权,任何剥夺此权利者皆应紧急解决之。

除此以外,民主化也必须包括地方分权或权力下放。这是南韩、台湾与印尼民主化过程的基石。但在马来西亚,虽然是一联邦国家,但权力却逐渐集中於中央层级。举例而言,在1990年,所有州属的预算案占联邦预算的25%;今天,却少於9%。显然,我们亟需財政上的地方分权,以赋权地方层级。

只有联邦政府最了解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房屋、交通、垃圾处理、污水处理、健康乃至於教育都应该分权至州政府处理。我们怎麽可能期待一个坐在布城办公室里的人能够为太平或甚至新山的公共交通或垃圾处理做决定?当土地为州管辖之事务时,我们又怎能期待联邦政府可以解决人民之房屋需求?

马来西亚人希望他们的声音可以被听见。一个扼杀自由思想的社会只会压抑创意与新想法之培育。民主空间乃进步与竞争的关键。

因此,我们必须创造一个自由的文化,在此,没有什麽比美国总统罗斯福在1941年发表讲词时提到的“四个自由”更好,此四自由即:

  1. 表达意见之自由
  2. 信仰之自由
  3. 欲求之自由
  4. 免於恐惧之自由

除非我们能够提供强健之公共体制、恢复干净、自由与公平选举、透过財务与政治地方分权赋权予民,提供一个尊重并鼓励自由之环境,否则,马来西亚将永远无法成为一个高收入经济体与发达国家。

马来西亚人的梦想

在此,我们必须推动追求马来西亚更美好的未来,,一个真正的马来西亚,梦想永远不会太高,每一位马来西亚人都应得到机会和平表达他们的想法,正义与安全获得保证,繁荣与尊严得到保障。

这是马来西亚人的梦想,一个立基於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之基础概念,每一名公民皆以马来西亚人优先,我们透过中道马来西亚之理想提倡中庸与合作,极端主义与盲从无以存在。

我们响往马来西亚人的梦想,为了完成此一梦想,我们欲透过以下途径确认我们的承诺:

  1. 捍卫以元首陛下为一国之尊的国会民主与君主立宪制度。民主行动党坚守现有的体制架构,且进一步加强立法、行政与司法的三权分立。奉《马来西亚联邦宪法》为我国基本大法,以1957年独立之精神与《1963年马来西亚联邦协定》荣耀宪法。
  2. 依《联邦宪法》第153条文,维护马来人、土著的特别地位以及其他族群的权利。
  3. 依《联邦宪法》第3及11条文,肯认伊斯兰教之联邦宗教地位以及和平信仰其他宗教之自由。
  4. 依《联邦宪法》第152条文,维护马来语为国语同时鼓励学习母语之权利以便创造卓越的多语社会。
  5. 争取《联邦宪法》第10条文所保障之人民自由,即言论、集会与结社之自由。
  6. 尊重《1963年马来西亚联邦协定》以及沙巴、砂拉越二州所拥有之权利。
  7. 更公平的分配財富以提高收入、消灭贫穷,荣耀赋予马来西亚人尊严,不分性别、肤色或宗教,平等地赋权人民。
  8. 创造一个思想开放的公民社会与自由的学术空间,不受《大专法令》之箝制。
  9. 保证自由、乾净与公正的选举。
  10. 保证不再发生任何于安全机关扣留下死亡或受伤之案件。
  11. 透过公开招标、公告政府合约与协议之内容,公布资产,建立一廉正领导,打击贪污。
  12. 检讨与朋党资本主义公司签下的畸形合约,如与独立发电厂签的购电合约以及大道合约。

结论

马来西亚是一个拥有丰富天然资源的国度,我们实在难以想像,在独立55年、马来西亚成立49年之後,我们的社会、政治与经济体制却囿困於贪婪、朋党与贪污窘境之内。

我国不仅在政经体制上受损至深,国阵政府有系统的极端阴谋也让我国社会如履薄冰。若我们不立即共同采取行动,我国的未来将处於危急险境。

四年前,我们获得机会证明我们可以在制度上带来改变。我们已经证明我们的表现远超我们应有之表现,我们已经清楚展现,在团结互助之经济与民主议程底下,我们可以带来改变。现在,我们欲将这项议程带往全国。

此时正是最佳之机会,现在,改革国家之机会就在我们面前,现在,夺回权利之机会就在我们手中。我党为此机会已经足足等了46年,且让我们并肩同行团结、坚定地朝理想跨步。

今天,我们一起开创“马来西亚人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