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福是真正的马来西亚爱国志士,忠于家人朋友、忠于党和原则

郭金福在2017年8月9日 离开了我们,他在星期日的一场手术过后出现后遗症陷入昏迷三天。他的离世让所有人感到震惊,因为那之前他看起来精神健康良好,恢复得不错,他还许了一个61岁的生日愿望, 希望能活到70岁。行动党对于他的逝世向他的家人致以沉痛慰问。他们失去了家人、行动党失去了一个好同志,全国人民、特别是马六甲人民也失去了一位忠良志士。

对于郭金福,我们平常喜欢叫他阿Kerk,他是马来西亚的真正爱国人士。郭金福忠于家人、朋友、党和原则。尽管他坚守正义、民主、自由及忠诚这些原则,但是他广结善缘、很少树敌。他是少数被拥戴的马来西亚政治人物。

我在大学读书的时候,正是他的这种特质吸引了我。我们曾经是澳洲莫纳斯大学的学生,他是大我一年的学长。当郭金福要改革当时由马克斯主义者为首的莫纳斯马来西亚学生联合会时,我全力支持,以建设一个更自由、民主的学生联合会,不注重政治理念,而是注重学生福利。

与其它学生政治斗争一样,不顾面子和情绪、严厉而丝毫不懈地,郭金福的政治敏锐度脱颖而出。最后,我们初尝了政治胜利,他击败了当时的会长,中选成为新届学生会的会长。后来,他也拒绝再次参选,所而鼓励我接手。

郭金福让我印象深刻,在他奋力作战应付对手的时候,他还可以赢得人心。对于政敌,他从不记仇。他时常尝试笼络人心。他也把那种受欢迎的特质带入政治。

他不断地强调,唯有在我们的政敌成为朋友及联盟之后,才能强化我党和我们的原则。我时常开玩笑说,他的特质不只在政治上帮了他,也让他赢得美人归、娶了现任妻子。

和许多人一样,郭金福加入行动党也是因为林吉祥。郭金福思维聪颖、表达清晰、心思敏感并对人民感受非常敏锐。林吉祥看到他的潜力,很快地栽培他成为行动党的其中一名领袖。

郭金福绝对信任林吉祥的廉正,也毫无疑问地相信他的政治判断力。他告诉我很多次,虽然他并非每次都认同林吉祥的决定,但是他常怀信心,因为林吉祥的判断总在后来被证实有先见之明。难怪在接获他逝世的噩耗时,不只是我们哭了,林吉祥在通知行动党全国顾问曾敏兴这个消息时也公开哭了。

在行动党最黑暗的低潮时期,郭金福也一直留在党内、展现其忠诚及勇气。他也曾于1987年茅草行动在恶法国家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扣,他依然没有离开行动党。我在1998年为了捍卫一名被强奸的马来少女而触犯煽动法令、出版及印刷法令而身陷囹圄的时候,他重返领导核心。

我们在1999年的全国大选中,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林吉祥和全国主席卡巴星双双在这场战役中落选。在我们最糟糕的时候,郭金福毅然接下了第四任秘书长的重担。他在任期间,一步一脚印地重建民主行动党。他也以个人的能耐,把年轻和老党员们重新连结了起来。

他为党招募了一批又一批未来的年轻领袖,当中包括现任的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就算后来他从政坛上退下来后,他也不时关注党的动向,并和党领袖保持互动,适时给予大家珍贵的专业意见。

郭金福的政治路上也许和大家一样,跌宕起伏,有赢有输,但他最精彩的,还是他抗癌的过程。2002年,当他被诊断患癌时,并没有就此倒下,反而勇敢地站起来展开他漫长的抗癌历程,直到2015年,他的癌症又再复发。这段抗癌期间,他得到了党同志与支持者支持与鼓励,他也没有失去过自己的信念,在内在力量、家里的支持与关爱下,让他大步跨过了这一关。

他的抗癌故事激励了许多癌症病患,让人不要轻言放弃生命,应该继续好好享受有素质的快乐生活。这些年来,即便郭金福营营役役地为生命而战斗,但他对家人的爱却从未停止,为他忠贞的妻子与优秀的孩子们付出他满满的爱,同时也不忘挂念党与朋友。过去的几个月里,他亦常常与我们分享其看法,点出我们所看不见的政治盲点。

他的家人将会非常想念父亲与丈夫。我们的国家和行动党也会把郭金福放在心底,珍而重之。作为了解并熟悉他的人,我们会深深怀念这位良朋益友。我们的心里,将永远为郭金福留下一个位置,并把过去我们一起走过最美好的时光,满满地填补其中。

经过了漫长的战役,阿Kerk,你终于可以好好休息。祈求上苍怜惜,愿您安息!

槟州首长、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巴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
于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郭金福逝世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