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6日举行的金马仑补选,民主行动党与希望联盟将处于下风。如果民主行动党与希望联盟能胜出,那是奇迹。不过随着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决定,我们正处于“奇迹”的时代

1月26日举行的金马仑补选,民主行动党与希望联盟将处于下风。如果民主行动党与希望联盟能胜出,那是奇迹。不过随着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决定,我们正处于“奇迹”的时代。因此,我们必须勇于梦想,并为下个月的另一场奇迹而努力。

我们集聚在Pos Lenjang的Simoi Lama原住民村不是事先安排的,因为这时候我们原本应该身处不同的地方——文冬、吉隆坡或八打灵再也,在新年前夕的庆典中,欢呼2019新年的到来。我们集聚在这里的事实,或许是全能的上苍用我们无法理解的方式,来凸显马来西亚独立60年后,原住民所面临的困境。

毫不夸张地说,原住民是我国最早的居民,而在建国60年后,原住民社群却成了我国最受忽视的社群。马来西亚各个社群和宗教的人民是时候团结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提升和推动原住民社群进入21世纪,同时抹去马来西亚发展史上的这个耻辱和污点。

我们处于互联网时代。信息以光速传播。可是在这里,我们完全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因为我们无法与这个村落以外的任何人沟通。

我希望我们明天可以离开这里,那意味着我们将在这里一个晚上。可是闪迈人(Semai)世代居住在这样的环境中——与外界隔离。他们无法获取身为马来西亚公民应该享有的最基本必须品,不论是医疗援助、教育和经济机会、基本的净水和电力设施便利,以及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土地权利。

对于被吹嘘成现代发展国家的马来西亚而言,这真是一大耻辱。我们都应该支持提升原住民的蓝图,推动原住民社群从石器时代进入现代信息时代。

我要特别感谢黄仕平、李凯明、谭家丽以及安排这个Pos Menson、Pos Betau、Pos Sinderut、Pos Lenjang和Pos Titom行程的行动小组团队,还有走访这个地区大约10个原住民村落的机会。

开车越过在Simoi Lama村水流湍急的日黎河(Sungai Jelai)才抵达Pos Lenjang和Pos Titom的原住民村落,向来都是这个行程的重点。就像黄仕平在我们越过河流的时候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我们失控并被水流冲走,我们将在立备登陆。

Simoi Lama原住民村这里的新年前夕是特别的,不只是因为它不经人为规划,而我们身处一个时间似乎静止的地方,它也提供时机让人反思更大的问题——生命的意义,以及在Simoi Lama村以外,发生在马来西亚和人类群体的惊天动地变化。

虽然我们今晚在这里是一个小团体,但我们有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和原住民。我们有穆斯林、佛教徒、基督徒、兴都教徒和万物有灵论者。我们是马来西亚多元种族、宗教和文化的缩影。

马来西亚的未来在于摆脱邪恶和恶毒的种族政治和宗教两极分化,利用谎言、仇恨和恐惧来分裂马来西亚人民。这是现代马来西亚的巨大威胁。

过去50年来,我一直是最被妖魔化的政治领袖。对我的各种诽谤包括了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反印度人、反受华文教育的华人、反受英文教育的华人等;导致马来西亚在1969年5月13日的暴动,因为我在吉隆坡领导非法及反马来人的街头游行,尽管我当时从未在吉隆坡;我是共产党人,是陈平的亲戚;是为中央情报局、克格勃、军情六处、澳洲安全情报组织服务的四面间谍;是各别从马哈迪医生和以色列人那里获得10亿令吉的亿万富豪;之前指控如果希望联盟赢得第14届全国大选,我将出任首相;现在则指控我是布城的希望联盟政府内的“实际掌权者”,马哈迪、安华、旺阿兹莎、阿兹敏和末沙布是我指尖下的傀儡;此外还有长长的一串荒诞又奇怪的指控。

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未说过或做过一件可以被视为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教的事情,因为只有利用汇集在马来西亚的不同种族、宗教和文明的资产和最佳品质来为世界建立一个新文明,我们才能让马来西亚成为世界顶级国家。

这不能通过与马来西亚的任何种族、宗教、文化或文明对立来实现。它的实现只能通过一种包容性的方式。这种方式采纳在马来西亚交汇的不同种族、宗教、文化和文明中的最佳元素,以便为世界建立一个新文明。

民主行动党被指控为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这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因为53年前,民主行动党的成立,并不是为了任何种族或任何宗教,而是为了所有马来西亚人,无论是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原住民,也不论他们是穆斯林、佛教徒、基督徒,兴都教徒或锡克教徒。

我从来没有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教。事实上,在我出生之前,有一个姐姐被送养到峇株巴辖的一个马来家庭。我不知道她是否还在世,但如果她还在世而我能够见到她的话,那将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眼前,我们面对金马仑高原补选的挑战。选举委员会已公布1月12日为提名日而1月26日是投票日。

在过去60年中,金马仑高原一直是国阵的其中一个“定期存款” 国会议席。

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我们赢得了多数华裔和印裔选民的支持,但只获得少数马来人和原住民选民的支持。

希望联盟在金马仑高原补选中面临的挑战是一方面要维持华裔和印裔选民的支持,同时提高马来人和原住民选民的支持,直到我们能够在这两个群体中的一个或两个,越过多数票的门槛。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 那么金马仑高原的民主行动党与希望联盟补选工作人员将成为“奇迹工作人员”!让民主行动党与希望联盟的“奇迹工作人员”开始工作吧!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8年12月31日晚上10时在金马仑高原Pos Lenjang Simoi Lama原住民村举行的新年前夕篝火聚会上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