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望生最新一起的十四名Beteq原住民死亡惨剧,证明了历时六十年的原住民发展政策是彻底失败的,我们迫切需要为原住民的提升制定新的政策和蓝图

最新一起发生于话望生瓜拉格村的十四名Beteq原住民死亡惨剧,证明了历时六十年的原住民发展政策是彻底失败的,我们迫切需要为原住民的提升制定新的政策和蓝图。

这十四名Beteq原住民死亡事件仅仅只是历时六十年的原住民发展政策的最新一起的案例,在它之前,还有其他惨剧的发生,比如2015年话望生Tohol聚集区惨剧,在那次事件中,共有七名学生在学校失踪,结果其中五人死亡,另外两名在失踪发生后47天才被寻获,而他们当时已经处于营养不良的状况。还有17年前在砂拉越老越内陆的Semadoh长屋的Kam Agong惨剧。

然而,最令人震惊——这也无疑是对有关当局,尤其是吉兰丹州政府的控诉——的是,他们对导致14死的Beteq原住民惨剧竟然并不知情,直到离第一起死亡事件逾一个月后,诚信党上议员胡桑慕沙在6月8日为此事发出警讯。在这次惨剧中,单单是在5月的头十天就有四人死亡,而第一次死亡事件是发生在5月2日。

另有七人在5月接下来的21天内陆续死亡。那么为何当局,尤其是吉兰丹州政府如此冷漠和不理不睬,完全和瓜拉格村的Beteq部落脱节,以至于他们对5月爆发的11人死的死亡疫情完全不知情?

长期从事社会运动的原住民关注中心(COAC)行政总监Colin Nicholas表示,Beteq族的问题并非是医疗上的问题,而是当他们拥有习俗地的权力不受到承认还有土地被摧毁后,所直接导致的后果。

他是这样告诉《当今大马》的:

“如果你是在7到10年前访问他们,他们都是健康的,心理上也很愉快。”

“但他们的土地却被夺走了,而在这个案例里夺地的是吉兰丹州政府。他们的资源也已经被摧毁掉。”

“他们因着没能过着传统的生活方式,而营养不良和过轻,这从而削弱他们的抵抗力,所以许多疾病也变得致命。”

“既然他们的抵抗力很弱,许多疾病——无论是肺炎还是肺痨,或甚至是腹泻——都可以是致命的。”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今年4月在布城推介了“捍卫原住民权力”大会。

这次的Beteq族惨剧对于大会主办者而言是一次严肃的提醒,有关当局迫切需要为国内原住民社群的提升拟定新的政策和蓝图,这样Beteq惨剧、话望生的Tohol聚集区惨剧,还有老越的Kam Agong惨剧才永远不会再发生。

联邦政府是否能够在7月国会复会的时候,告知国会议员有关这样的提升原住民的新政策和蓝图呢?

林吉祥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
于2019年6月11日(星期二)在振林山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