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史达林、毛泽东、金日成和卡斯特罗假如知道哈迪所建议的,像尼赫鲁、曼德拉、阿特理、威尔森、布兰特、帕尔姆、霍克、柯克这样的社会主义者应该被列为共产主义殿堂级领袖,可能会在坟墓里打滚

共产主义领袖列宁、史达林、毛泽东、金日成和卡斯特罗假如知道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所建议的,像尼赫鲁(印度)、曼德拉(南非)、阿特理和威尔森(英国)、布兰特(西德)、帕尔姆(瑞典)、霍克(澳洲)、柯克(纽西兰)这样的社会主义者应该被列为共产主义殿堂级领袖,可能会在坟墓里打滚。

伊斯兰党领袖拿督斯里哈迪应该不至于这样无知,不懂得这两批领袖之间的区别,但他却可以如此无视于事实,竟然会说申报资产是共产、社会主义的概念,而这可能是民主行动党所梦寐以求的。

正如社青团团长李存孝正确地指出,埃及、摩洛哥、巴勒斯坦、也门、利比亚都是拥有申报资产规定的阿拉伯国家。那么它们是否又是共产或社会主义国家呢?

我可不相信哈迪会认为这些国家已经受到民主行动党影响,抑或是它们已经丧失被视为穆斯林国家的权力,成了共产或社会主义国家。但这无非又再次显示出哈迪对事实的无视,这不但已经成为哈迪领导下的伊斯兰党领导层,更是伊斯兰党-巫统/国阵联盟的标记。

伊斯兰党领导层对事实的蔑视已经达到了一个程度,以至于聂阿兹的儿子会表示环球窃国者拿督斯里纳吉竟然比这位伊斯兰党前精神领袖更受欢迎。

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为哈迪上了一堂课,他说道乌玛阿都阿兹在成为乌玛雅第八位哈里发时,将他整个家庭的资产记录在案,以展现透明作风。

这是哈迪第三次表露出对事实和历史的无视,因为他一直执意要找民主行动党的错处和妖魔化它,而个中原因无非是因为民主行动党在2013年5月第十三届大选之前,拒绝哈迪成为民联的马来西亚首相人选。

我还可以讲出哈迪第四次无视于事实的时候。哈迪曾经在2014年5月安顺补选期间说过,当伊斯兰党领导的吉兰丹政府在1978年垮台,被国阵夺权并导致州内出现混乱之时,是民主行动党挺身捍卫伊斯兰党的。

他表示,在当时和伊斯兰党合作的国阵却无动于衷。

哈迪还这样说过:“当时只有民主行动党捍卫我们,而我们对他们表示感激。”

“即使我们在酒精、猪肉、伊斯兰刑事法和清真事务上存有分歧,我们也有事情是共通的,那就是反对贪污、不公正和为全民的平等抗争。”

但哈迪现在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他忘了对抗贪污、不公正和为全民平等抗争的需要,并支持伊斯兰党和巫统合作,而后者是由拿督斯里扎希所领导,他创下了马来西亚法院历史,成了面对最多条贪污罪名——共87条——的被告人。而与伊斯兰党合作的国阵才刚委任一名环球窃国者为它的顾问团主席!

林吉祥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
于2019年7月10日(星期三)在国会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