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大选现在举行,民主行动党将会在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席落败,并会在国内流失30至40%的选票,我们需要时间让人民察觉到民主行动党并没有背叛他们,我们也没有放弃我们建立一个团结、自由、公正、卓越和廉政的新马来西亚的宗旨

倘若大选现在举行,民主行动党将会在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席落败,并会在国内流失30至40%的选票。

这凸显出我们的长期支持者对于民主行动党在希望联盟政府的误解的严重程度。

我们需要时间让我们的支持者和人民察觉到民主行动党并没有背叛他们,我们也没有放弃我们建立一个团结、自由、公正、卓越和廉政的新马来西亚的希望和宗旨。

如果民主行动党真的背叛人民,并摒弃我们建立一个团结、自由、公正、卓越和廉政的新马来西亚的希望和宗旨,那么民主行动党就不能在以后恢复或争取到选民的支持。事实上,后果只会更严重。

纵观民主行动党历时几十年的斗争和牺牲,我们是绝不会背叛人民、我们的宗旨以及我们建立一个团结、自由、公正、卓越和廉政的新马来西亚的希望和宗旨,但民主行动党领袖也必须在持守建立新马来西亚的目标上具有能耐、坚毅和决心。

当我上周日身处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塞勒姆,远距离观察在华/淡小四年级马来文课程加入爪夷书法的争议时,发现了以下三项事态发展:

  • 爪夷书法对于华/淡小学生来说并非是强制性的,而是选择性的,还有在爪夷书法事宜上并不存在强制施行、学习或考试。
  • 修订四年级马来文课本以在2020年包含爪夷书法的计划是国阵政府在2014年至2016年之间拍板定案的。
  • 教育部有关“尽管在学校引入爪夷书法的计划将会进行,但教育部还是会接纳各造的意见,以确保在施行爪夷书法上有公平的考量”的声明显示出该部门依然向所有相关的团体和单位开放意见和咨询。

诚然,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在第十四届大选结束后的过去十五个月陷入乱局。

我们必须谴责那些将马来西亚困在异乎寻常的局面里的政治阴谋家: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族,还有伊班人都觉得受到威胁。

每个社群都被误导,相信他们的文化和族群身份正面临着存在意义上的威胁。

但究竟是谁在国内制造这一切针对所有族群的威胁呢?

我从不曾想象过我会达致没有任何马来西亚人所达到的地位:被一些马来人视为威胁马来人的权力和族群身份的华人,并惧怕和谴责我;我也被一些华人谴责为背叛华人的权力、语言和文化。

试问是否有人能够身兼如此多重的自相矛盾的角色?我在一方面被说成代表华人势力铲除马来人的权力、文化和族群身份;在另一方面又被指控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背叛华人的语言、教育和文化。

我还被套上以下一长串的罪名和议程,被说成企图要除灭马来人的权力和族群身份:

  • 马来西亚变成共和国。
  • 伊斯兰教不再是官方宗教。
  • 铲除君主立宪制。
  • 禁止穆斯林宣祷声。
  • 解散皇家马来军团。
  • 废除所有的州级伊斯兰宗教局。
  • 废除伊斯兰法庭。
  • 把伊斯兰天课(zakat)用在非穆斯林。

即使这些指控子虚乌有,散播这些谎言的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仍会继续利用这些谎言挑起疑惑、猜疑、仇恨和恐惧,在现今这个互联网时代,这些谎言会更分裂性和毁灭性。

现在我还被指控背叛马来西亚华裔的权益。

我在一方面被指控为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背后的操盘手,而他是我的傀儡;但在另一方面我又被说是马哈迪的傀儡和“走狗”。

所有的这些指控都是没有事实根据的,而当人们的情绪不再高涨时,他们就会察觉到这个事实。

我刚在社交媒体上收到我一张写有以下文字的照片:“吉祥选区的选民抨击他:你要不以英雄的姿态死去;要不就活到目睹自己变成反派人物。”

我不是什么反派人物。我也不想成为英雄。我只想要成为把马来西亚打造成一个对我们来自各民族、宗教或区域的公民来说是一个更美好的国家的马来西亚爱国者。

我相信一个能够在各个领域都有世界级表现的新马来西亚,因为四个伟大文明——伊斯兰、中华、印度和西方——都在马来西亚交汇。

但我们得先摆脱我们的族群局限,欣赏以及与各自族群的优良价值观交流,还有不陷入邪恶阴谋家的网罗,他们只想要制造和挑起猜疑、不信任、恐惧和仇恨,促使族群和宗教间的对抗。

有媒体报导把我说成是在华/淡小引入爪夷书法的政策的“拥护者”。

这样不符合事实的指称完全让我出乎意料,因为这是以前的政府所遗留下来的政策。

我坚持我在1984年说过的,那就是不应该存在着强制教导爪夷文的事情。

我最近在印度的访问更加加强我对马来西亚人民必须发展出新的“挑战极限”的自信的信念,这是新的“马来西亚能”精神,从而驱除恐惧和幽灵——无论是想象的还是真实的——这样马来西亚才能在各个领域里有所表现,进而开创马来西亚的黄金时代。

我们可以先从全方位的审视希望联盟的第十四届大选宣言里的新马来西亚宗旨取得一个好的开始。

我们除了要摆脱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国际恶名,也必须立志成为拥有茁壮经济的世界级国际,就先从影响深远的教育及体制改革开始,以确保新经济政策是在需求上,而不是在种族基础上落实,这都是如敦达因、丹斯里拉菲达和拿督斯里安华的杰出马来西亚人所赞同的。

林吉祥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
于2019年8月10日(星期六)晚上9时在士古来针对华/淡小课本加入爪夷书法事宜为民主行动党党员所召开的汇报会上所发表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