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切需要通过制定第12个马来西亚五年计划,处理贫困问题

最近有人质疑只有0.04%的家庭仍处于国家贫困线以下的报告。

这相等于670万个家庭的总人口中,大约27,000个家庭处于贫困线收入(PLI)之下。

这样的估计受到严厉的质疑,并指向可能严重低估了真实的情况:不论是边缘化的城市群体、乡区社群或砂拉越和沙巴的社会群体。

我在9月4日发表的一份文告中,建议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皇委会),调查马来西亚的贫困状况。我提出了委员会广泛的职权范围,以及涵盖知名人士的委员会人选名单。

我的建议得到了许多人的评论。虽然关于建立皇委会的适当性的意见有所不同,但似乎有一个广泛的共识,即计算PLI的方式需要在编制第12个马来西亚五年计划的背景下进行审查。

审查需要考虑提出问题的意见范围,并提醒我们,希望联盟领袖所作的更充分的透明和问责制的承诺。

贫困线

确定贫困线(PLs)是估计处于贫困状态的人口的关键步骤。联合国统计司提出了关于推广贫困线的建议。定义收入贫困线的三种基本但广泛使用的方法是:

a. 绝对或一篮子货物贫困线

b. 基于社会共识的贫困线

c. 相对或分布贫困线

我引用联合国手册:

绝对或一篮子货物贫困线

“下面描述的方法可以鉴定生活在有收入贫困风险的家庭中的人们。绝对或一篮子货物贫困线‘……代表购买一篮子商品的成本,使人们能够满足某些基本需求的绝对阈值。生活在收入低于足够购买所需物品的家庭的人,被视为有贫困的风险。在某些衡量标准的变体中,阈值被设置为基本食品篮价格的倍数,以概括非食品支出。一篮子商品可以以个人为基础,按人均数值确定,也可以针对不同类型的家庭进行区分,从而提供隐含的对等衡量标准。为了有效估计,基于一篮子商品的贫困线需要反映当地的价格和消费模式……此外,绝对衡量标准的基础,即一篮子商品,极可能需要随着社区标准或期望的变化而不时更新。”

“基于社会共识的贫困线

其他贫困线使用社会标准决定最低的门槛。例如,可以询问人们,他们认为对于特定类型的家庭来说,什么是恰当的最低收入水平。这些答复的平均值将提供简单的收入舍取点,以确定哪些类型的家庭有收入贫困风险。这个想法激发了更细致的,所谓的主观贫困线……”

“相对或分布贫困线

虽然根据一篮子商品制定的贫困线,传统上主导了发展中国家的贫困衡量做法,发达国家更常用相对贫困线。衡量贫困的相对方法使用资源分配数据,并将贫困线定义为某些生活水平概念的部分比例。(里约集团,2006)

最常见的衡量标准是“人口比率”,根据一个国家内,低于该国家庭可支配收入均等中位数的某一个比例的人口来计算,如欧盟统计局通常使用60%,而经合组织报告通常使用50%。

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倾向于使用绝对或一篮子货物方法来建立PLI。一篮子商品是根据家庭收入—支出调查(HIES)衡量的消费模式来制定的。

马来西亚计算PLI的方法

“第9个马来西亚五年计划中提供了当局用于衡量贫困的唯一明文说明的方法。在国会关于该计划的辩论中,我针对所使用的方法提出了问题。我引用:

“更深层次和更令人不安的问题涉及所使用的计算方法。16.2栏显示新的PLI由两个部分组成——食品和非食品成分。

“该计划继续指出,食品成分是在此基础上计算出来的,即‘营养学家、营养师和医疗专业人士的建议’

“值得注意的是,住户调查所测量的实际消费模式被忽略,并用“理想”的卡路里理论数值代替。这就是用于制定贫困线以估计赤贫人口的测量方式。

“这种方法的影响严重影响了PLI,并最终低估了赤贫人口的估计数量。这是一个非常深刻的缺陷。这种方法既不受推荐也不用于推导出PLI。”

这些关注被忽略了,当局继续使用这种严重偏离国际最佳做法的高度缺陷方法来制定适当的PLI。

现在显而易见的是,继续使用有缺陷的方法,会产生对贫困家庭数量不切实际和不可靠的估计。

试图进行研究和分析贫困问题的独立研究人员,对他们无法获得作为国家机密被囤积的原始调查数据感到非常沮丧。在统计方面先进的国家,这也是一种罕见的做法。

下一步行动

最近关于贫困估计问题的讨论清楚地表明,对贫困的估计存在严重错误。

0.04%的估计值是幻觉,不能作为规划和分配资源的基础。

现有的方法需要更换,并与国际最佳实践保持一致。这方面迫切需要行动。

首要的是,需要指导经济规划组和统计局根据上次“家庭收入及开销调查”发布分类数据(根据统计法令的要求匿名),并允许研究人员进行独立分析。

此发布将展现希盟宣言中公开和透明的数据共享之承诺。这是已承诺并需要达成的改革。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数据发布其实是符合联合国官方统计原则的基本和普遍的做法。没有一个统计工作成熟的国家会像马来西亚那样贮藏调查数据。

随着召开皇委会的进程可能会延缓,PLI的计算是一个技术问题且无需等待召开皇家调查委员会,因此应该马上进行。

计算方法的选项已经确立,并且为国际所知晓。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是源于前朝国阵政府故意绕开了这个方法。

为了纠正这一问题,所需要的是建立一个独立的专家技术小组。

这是许多发达国家在计算重要或敏感的统计措施时所采用的普遍接受方法。

马来西亚来是时候摒弃旨在产生“良好感觉”的过时做法,转而采取完全透明的做法了。

当前,为了配合“第12个马来西亚五年计划”的制定,我们迫切需要解决这个可信措施的问题,以便能实现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共同繁荣和国家富强的目标。

林吉祥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
于2019年9月12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