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政盟领袖促成巫统和伊斯兰党入阁

随着砂政盟秘书长亚历山大声称砂政盟是国盟一份子,就证明了砂民主行动党在一开始的说法,砂政盟领袖试图误导砂州子民以掩盖他们促成巫统和伊斯兰党入阁的事实,尤其让巫伊两党有机可乘在国家政策上影响人民。

在敦马辞相前,砂政盟打从一开始就是国盟的一份子,特别是砂政盟现任高级部长早在“喜来登行动”的时候,也觐见最高元首表达砂政盟欲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组成新联盟的意愿。

砂政盟如此做法不仅将腐败污名的巫统回归到联邦内阁,甚至把可以对我国世俗构成威胁的伊斯兰党也一并带入国家决策体制的主流当中。

尽管砂政盟领袖处处为国盟护航,也试图证明国盟对砂州的好,但目前唯一得利的只是砂政盟本身,而不是砂拉越子民。例如获得部长职位、政府官联公司主席、甚至被委任享有与部长同等地位的特使职位。

当国家正经历经济衰退,导致成千上万人士失去工作和收入之际,反观政府却将人民的纳税金用在政治目的上,去奖励这些政客。

在人民失去工作面临经济窘境时,他们这些却还能享获两份工作和收入。

一名政府官联公司主席每月可以享获1至3万令吉收入,至于特使则是享有与部长同等的薪金和津贴,却无需承担部长责任。

不过,在希盟执政时期,希盟政府只有委任一名特使,即首相对华特使,主要与世界最大经济体之一的中国加强关系,但并未享有部长级别身份和特权。

更重要的是,尽管国油败诉需依法缴纳全部5%的石油产品销售税,但砂政盟却选择与国油达成协议,不但同意逐步降低5%的石油销售税,甚至承认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的有效性。

到最后真正获利的不是砂州子民,而是那些高官阶层。事实也证明,砂政盟成功让巫统和伊斯兰党进入执政主流以影响国家政策,例如影响孩子的教育政策。

在国盟后门政府执政下,卫生部于疫情期间还爆出涉及3000万令吉的大型检测实验室系统供应项目合约丑闻。由此可见,我国过去的腐败文化在不久以后将卷土重来,

令人遗憾的是,在健康危机当前,卫生部内竟有一些人士不惜罔顾人民的健康和安全,从中获取不合理的利润。

俞利文医生
古晋市国会议员
于2020年5月20日(星期三)在古晋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