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喜来登行动和随之而来的政治动荡,导致了第二波新冠疫情和实施行管令及有条件行管令,因为从2020年2月24日至3月9日的15天内,马来西亚没有内阁

毫无疑问,喜来登行动和随之而来的政治动荡,导致了第二波新冠疫情和实施行管令及有条件行管令,因为从2020年2月24日至3月9日的15天内,马来西亚没有内阁。

令我惊讶的是,有些人是如此愚蠢和迟钝,还想争论这一点,但我相信会思考的马来西亚人知道真相。

没有内阁15天的影响,反映在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疫情曲线。在1月25日至2月26日的第一波新冠疫情,我国有22个新冠肺炎病例,而且没有死亡病例。此外,在2月16日至26日的11天内,没有新的病例。

新冠肺炎的第二波疫情,始于新增两个病例的2月27日,直到实施了行动管制令的3月18日。3月18日前的24小时内,新增了227个病例,累计了790个病例。

根据摩根大通所使用的模型,疫情曲线将在4月中旬达到顶峰,累计6,300个病例。不过由于行管令,疫情在4月3日达到顶峰,并且趋于平缓并且呈下降趋势。昨天新增了50个病例,使马来西亚的病例总数达到7,059。

达到顶峰的4月3日当天,在过去24小时内增加了217个病例。在那之后,每天新增的病例低于200个;过去的16天中,每天的新增病例是双位数。我期待有一天,我国没有新冠肺炎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

马来西亚本来可以避免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当时新冠肺炎仅有22个病例、没有死亡病例,并且在2月16日至26日的11天内没有新增病例。

然而,由于喜来登行动和随之而来的政治动荡,导致我国15天内没有内阁,而新冠肺炎再次爆发,导致了第二波疫情。幸运的是,目前情况已被控制,昨天共有7,059个累计病例和114个死亡病例。

我看过美国牙医杜斯丁(Dustin Pfundheller)制作的视频。他赞扬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方式。我同意他的看法,自实施行管令和有条件行管令以来,由于前线人员的奉献精神和人民的配合,马来西亚在控制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方面做得很好。

杜斯丁指出,马来西亚3月份的病例数量是东南亚其他国家的3倍,但在新冠肺炎疫情方面,马来西亚现在已是一个相当安全的国家。

事实上,3月18日实施行管令时,就新冠肺炎病例数量而言,马来西亚是世界排名第18位的国家,但现在我们排在世界的第57位。从下列3月18日和5月20日的数据可以看出,就新冠肺炎累计病例而言,与世界前五名国家相比,我们的表现尤其出色:

新冠肺炎病例总数:

3月18日 5月20日 增加倍数
美国 9,269 1,618,822 175
俄罗斯 147 317,554 2,160
巴西 529 310,087 586
西班牙 14,769 280,117 18.9
英国 2,626 250,908 95.5
马来西亚 790 7,059 8.9

在4月25日制作的另一个视频中,杜斯丁聚焦在“对抗新冠病毒的15个最佳国家”,马来西亚根本不在其中。视频结尾处获得“荣誉提名”的10个国家中,也省略了马来西亚。

后来,他在5月9日制作了一段“难以置信的成就:马来西亚与新冠病毒之战”的视频,以弥补自己的遗漏。他承认马来西亚虽然在3月份的新冠肺炎病例比东南亚其他国家多了3倍,如今已是 “世界上最安全的其中一个国家”。

新冠肺炎大流行是全球现象。我一直主张,马来西亚必须从其他国家的成功和错误中汲取教训,以便我们可以制定一种最佳做法,而不是追寻最坏的做法。

然而,由于喜来登行动以及随之而来的政治动荡,导致马来西亚没有内阁15天,以及爆发第二波的新冠疫情和落实行管令和加强行管令。如果我们还要争辩这一无可否认的事实,那么马来西亚人怎么能够在未来的两到五年内,学习与新冠病毒共存并继续前进,直至研发出并广泛使用有效的新冠肺炎疫苗?

我们现在必须前进到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这场无形战争的下一阶段,即遏制新冠肺炎,并确保疫情不会再次扬升,同时使马来西亚的经济有效地迅速反弹,以确保在大流行后的时代,没有任何一个马来西亚人掉队。

为此,政府必须制定退场策略和蓝图,而这是一个“全社会”计划,信任人民并确保全面透明。国会可以发挥宪法赋予的监督和审查政府行为的功能,以防止滥用职权、猖獗的腐败、盗贼统治死灰复燃和广泛侵犯人权。

林吉祥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
于2020年5月22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