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中文 English

党宣言

文良港宣言 (1967)

《文良港宣言》申言本党坚信一个多元种族社会的建国过程,必须实行种族平等的原则。
由此,本党坚决反对把公民划分为“土著”与“非土著”。在文教政策方面,本宣言强调要尊重宪法精神,即在坚定地为接受、宣扬及发展国语的同时,也要保障国内其它民族自由使用他们语文的权利。

宣言指出,在解决城乡地区经济与教育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时,必须摒弃种族因素,并且认为,消除各族之间的经济不平衡才是作为在一个多元民族社会中促使国家融合的正确途径。

宣言最后也承诺,本党将献身于建设一个具创造性与和谐的国家,而这也是为全民作出避免国家步上解体分裂道路命运的另一种正确选择。

文化民主政策 (1968)

《文化民主政策》把“多元文化”视为国家力量的泉源以及集体文化的基础,而不是争端与不和的导火线。

“文化民主”主张让所有不同的文化立场,在多元社会中自然地交流和发展,因为这是达到稳固及维持国家融洽的最佳办法。

《文化民主政策》的具体内容主要有:无条件地接受马来语为国语;恢复英语的官方语文地位;给予华文和淡米尔文官方地位,包括允许在国会及州议会自由地使用这些语文;平等对待国内巫、英、中、淡四大源流学校;提高英文与数学的教学质量;以及大学入学资格应以考试水平而非种族因素为筛选标准。

《文化民主政策》集中体现了民主社会主义的基本价值理念以及多元文化主义的精神。

八打灵宣言 (1981)

《八打灵宣言》重申民主行动党是通过和平、民主和依循宪制的斗争,以达致缔建一个民主社会主义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目标。

在本宣言提出之际,正值是美苏两极对峙格局下严重威胁东南亚区域安全的危机时刻,故它更凸显出本党致力于创立一个超越种族藩篱、人民内部团结和谐、大家拥有一致认同意识的国家,继续坚持为捍卫领土的主权与独立所作出的努力是何等的高瞻远瞩。

宣言认为,马来西亚的建国目标必须把不同的种族融汇成一个新的马来西亚人,同时在国民生活的所有领域提倡与实践民族平等、容忍礼让与同舟共济的精神。

此外,宣言也重申国家新经济政策必须摒弃“固打制”,并且鞭策政府重视乡区贫穷、土地拥有权、人力资源的培训及为人民提供基本公共措施等问题的迫切性,以消除阶级两极化的现象。

《八打灵宣言》针对缔建一个廉洁、有效率以及体恤的政府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方案,尤其是对肃贪和促进国家民主化过程的具体步骤,迄今仍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丹绒宣言 (1992)

《丹绒宣言》是民主行动党光荣斗争25年的一项重要的阶段性总结文献,为我们党提供了再出发的前瞻性指导纲领。有关宣言深化了我们党对自由、民主等理念在新时代的再认识,以强化我们党对这些一贯以来所信仰的基本价值观和政治原则在实践上的合理性与科学性。

《宣言》重申了本党身为国际民主社会主义运动的一份子,誓为创造人类更美好的社会而团结一致,共同抗拒专政、独裁、贪污、剥削与压制等行动。

此外,《丹绒宣言》亦重申了本党对马来西亚的承诺,即在马来西亚这片国土上,每位公民都应该不分种族及阶级,彼此享有合法平等的地位。《宣言》旗帜鲜明地表明本党对捍卫民主人权的坚决立场,并为此而提出了若干具体的和平方案以监督及制衡国阵政府。

与此同时,《丹绒宣言》也是本党依据民主社会主义理念,诚恳地表明了本党对私营化、劳工、妇女、青年、环保、文化、教育、乡区贫穷与外交政策等问题的立场,同时更宣示了民主行动党在经历内部革新、面对未来新的挑战和斗争方面充满了无比的勇气与信心。

妇女组丹绒宣言 (1992)

为了提高各民族、各社会阶层妇女的权利,协助她们从被动与服从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以在国家所有领域扮演更重要角色,本党妇女组特在其1992年的《妇女组丹绒宣言》中,订下六大基本斗争纲领,作为积极开拓马来西亚妇女解放运动的指导原则,具体内容如下:

(一)反对任何对付妇女的暴力行动、剥削与歧视;
(二)平等地对待妇女劳动以及为女性工人提供更佳的保障;
(三)修改所有关于性别歧视的法律;
(四)设立一个由内阁部长领导的妇女事务部;
(五)有效地改善社会上一般卫生保健设备,特别强调妇女卫生保健方面的需求;
(六)重申妇女解放的斗争是实现全国民主与人权不可或缺的环节。

社青团宣言 (1992)

为了塑造一个拥有独立及批判精神、具是非感、爱心、英勇、冲劲及肯为民主、正义、和平和自由牺牲的马来西亚青年,本党“社会主义青年团”(社青团)在1991年庄严承诺,为落实以下八大青年纲领而斗争:

(一)恢复1957年独立时联邦宪法所保障的权利,作为朝向人民宪法的起步;
(二)力争平等的权利、更多机会和参与空间;
(三)开拓积极的人力发展;
(四)落实人权、自由与民主;
(五)承认保护环境和消费人的需要;
(六)实现一个民主社会主义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七)反抗剥削;
(八)建立道德与伦理观、公信力与责任感,进而消灭贪污并促进国民团结。

社青团古来反贪污宣言 (1993)

马来西亚自1970年以来,因贪污、财务丑闻和舞弊事件损失了两百七十亿零吉。如果将这笔款项平均地分配给一千八百万名马来西亚人民,则每人将获得一千五百零吉。为了终结这种金钱政治,社青团呼吁向贪污宣战,其中包括促请:

(一)全体政府成员不但要公布财产,也要立法禁止累积不寻常财富;
(二)杜绝经政挂钩,严禁政府成员涉及商业活动;
(三)反贪污局应获得自主权及只向国会负责或接受国会的审核及监督;
(四)贪污罪名成立的全部财产应被充公。

The BA Common Manifesto

In the 1999 general election, DAP teamed up with Parti Islam SaMalaya (PAS), Parti Keadilan Nasional (Keadilan) and Parti Rakyat Malaysia (PRM) to form the Barisan Alternative (BA).

DAP remains unswerving in its commitment that Malaysia shall remain as a democratic, secular and multi-religious nation. DAP’s cooperation with the other three opposition parties was based on the BA common manifesto, “Towards A Just Malaysia” in order to break the BN’s political hegemony and smash the chains of repression fettering the rights and freedom of Malaysians and undermining justice, freedom, democracy and good governance.

Unfortunately, however, subsequent events that transpired, especially the insistence of PAS in forming an Islamic State – an idea deemed incompatible with the pluralistic nature of a Malaysian nation cherished by DAP – shattered the whole basis of the cooperation. Once the common objectives of the BA coalition had been tainted by one component party’s insistence to alter the secular nature of this country, it was no longer tenable for DAP to continue in the BA.

DAP pulled out from the coalition in 2001.

DAP Gelang Patah Declaration – A Vision and Strategy for Indian Empowerment

DAP offers justice, peace and equality for all.

DAP puts the aspirations of the people at the centre of its social and economic policies.

DAP recognizes BN’s 56 year rule has created unequal distribution of wealth, resulting in poverty among Indians and other vulnerable groups. But we shall ensure fair and effective distribution of our national wealth. The needs of the marginalized groups will be addressed under DAP.

Our policies will help all marginalized communities, especially the Indian poor and the lower middle-classes.

The Gelang Patah Declaration aims to create an enabling environment for the Indian community. DAP recognizes the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 and struggles of the Indian community and wants to re-affirm, through this Gelang Patah Declaration, that under our leadership there will be improvement of their inherent rights and standard of living.

The Gelang Patah Declaration is DAP’s promise to the Indian community in Malaysia.

1. To resolve the problem of the stateless Indians within 100 days of a Pakatan Rakyat administration

2. To establish a National Housing Board which will build decent and affordable housing for marginalized groups, especially for displaced Indian plantation workers

3. To ensure that all National School Type Tamil schools become fully funded and the infrastructure of every single school is up to par with Sekolah Kebangsaan.

4. To invest in technical and vocational training coupled with apprenticeship programs to provide an alternative education and career path for school drop outs from low income Indian families.

5. To provide jobs and raise the wages of low income Indians by implementing a-RM1,100 minimum wage scheme.

6. To increase the number of Indians in GLCs, local councils, and public services.

7. To alienate land for existing Hindu temples and burial grounds and find replacement land for temples and burial grounds which have to be relocated.

8. To provide microcredit and other financial assistance schemes to Indian small businesses, with a special focus on women, youths and home based business.

9. To put in place the 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and Misconduct Commission (IPCMC) and to eliminate deaths in police custody and custodial deaths.

10. To establish a special fund to promote Indian equity ownership in the country.

11. To establish a Commission to address urban poverty and social problems faced by the community.

12. To establish policies that could economically enable single mothers, including house ownership schemes.

13. To establish or enrol in existing residential schools outstanding Indian students from plantation and urban poor families.

14. To abolish all anti-rakyat legislation and to get rid of discrimination.

民都鲁宣言:迈向平等伙伴

1963年9月16日,四个国家,即,砂拉越,沙巴,马来亚联合邦与新加坡,联合组成一个国家,名为,马来西亚。 当时,倡议者的原意,是大家以“平等伙伴”的原则,组成马来西亚。

51 年后的今天,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地位,已被降至为马来西亚13个州属之一,并变相沦为联邦布城集权的一个“殖民地”。

当我们共同成立马来西亚的时候,大家也向往创造一个全民平等和自由的国度。 但是,政治势力的支配及贪污与朋党的泛滥,严重侵蚀多数人民的利益,而州的财富只操控在一小撮人手 中。

民主行动党旨在为争取恢复砂拉越与马来亚半岛“平等伙伴”的关系,同时,也为透过更公平和合理的州财富管理和分配,创造一个全民皆“平等伙伴”的全新环境。

基于砂拉越的发展水平比西马落后20年,民主行动党认为应以更积极的措施才能达致“平等伙伴”的真正意义。

民主行动党《2014年民都鲁宣言》是民主行动党给于砂拉越人民的承诺,也是民主行动党对国阵政府所作出的呼吁,以此宣言所列出的改革与政策,迈向“平等伙伴”的目标。

恢复砂拉越与西马“平等伙伴”的地位

  1. 敦促联邦政府尊重马来西亚世俗国的建国原则,尊崇宗教自由的权力。
  2. 通过以下2措施,赋予砂拉越州政府足够经济能力,以计划和发展砂州,使砂州的发展水平可与西马半岛相等:
  3. (a) 归还给砂拉越州政府,20% 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及

    (b) 归还给砂拉越州政府,50% 从砂拉越所征收的所有税收。

  4. 重新检讨联邦宪法第九附录有关联邦和州的权限事项,将教育与卫生事务权力,归还砂州政府,另外,也赋予州政府部份警队事务的主权。
  5. 在联邦内阁成立一个全新部长职,即,“砂拉越事务部长”,并赋予权力决定任何联邦政策有关砂州的事项。
  6. 修改目前的司法制度,以致沙砂大法官地位与马来亚半岛大法官地位相等,并赋予沙砂大法官权力决定沙砂两州司法的财政开支和行政事务。

创造砂州全民“平等伙伴”的环境

  1. 政府行政遵循透明,公平及廉政的原则,并落实以下政策:
  2. (a) 透过公开招标程序批所有政府工程;

    (b) 以公开招标方式售卖政府地给私人发展或大型种植公司;及

    (c) 将伐木执照分为500 – 1000公顷小面积执照并以公开招标方式颁发。

  3. 通过以下措施,确保政府政府行政有更高的透明度和问责制文化,以减少贪污和滥权:
  4. (a) 通过资讯自由法,赋予人民知的权力,让全民监督政府行政;及

    (b) 委任在野党议员为州议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确保更严格及不偏袒的监督政府机构。

  5. 推行公平和合理的土地政策:
  6. (a) 保障地契到期获得更新的权力;

    (b) 保护砂拉越土著习俗地产权,按照砂拉越土著的文化、传统生活方式及习俗所建立的习俗地产权,颁发地契;及

    (c) 落实《耕者有其田》的目标,发放给乡村人民每户20 – 30 英亩地,并提供经济和技术上的援助,协助他们进行农耕活动。

  7. 推行《居者有其屋》政策,兴建足够的高素质兼合理价格的3房式政府组屋,以“先租后售”方式,让中下收入人民有能力拥有自己的房子。
  8. 全面改革城市公共巴士服务,政府收购古晋、美里、民都鲁和诗巫现有的公共巴士公司,以政府全资方式提供免费城市公共巴士服务,为期5年,之后才逐步收费。
  9. 以可持续发展的原则,管理砂州天然资源,确保我们的下一代还可持续享有和受惠。
  10. 实行包容性及多元化的教育制度,以符合州内多元民族与文化的社会:
  11. (a) 拨款资助各源流学校;

    (b) 恢复以英文为教学媒介语的教会学校;

    (c) 对于那些有国际水平的考试局所发出的证书,给予官方承认。

    (d) 以绩效制及社会公义的原则,颁发政府奖学金。

  12. 恢复砂州地方政府的选举,促使地方政府的行政操作系统更具公信力,及提供人民更佳的服务。
  13. 设立一个数额10亿令吉的《达雅族援助基金》,协助提升达雅族群的教育水平和商业活动。
  14. 成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以确保有一个专业、廉洁及高效率的警队,打击罪犯,维持治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