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不再相信媒体是民主的致命伤

根据路透社机构刚刚释出的2020年数位媒体报告,马来西亚人对媒体的信任度降到25%新低点。这对媒体从业人员以及政府而言,都是警讯。

民主制度的存续仰赖于独立、可信的讯息,媒体公信力低落对民主制度一点好处都没有。相反的,独裁政权依靠群众对媒体的不信任生存,没有独立且具影响力的媒体提供民众观点、监督公共课题,民众也难有办法监督自己的政府。

在最新释出的数位媒体报告中,马来西亚人对媒体的信任度,从去年的31%直落到今年的25%,只有四分之一的受访者相信他们所阅读或观看的新闻,马来西亚的排名降到所有接受调查国家当中的倒数第四。

值得注意的是,路透社机构从2017年开始调查马来西亚市场至今,我们一直都是媒体公信力后段班。不论在这四年之间,调查国家数增加了多少,我们一直都在垫底倒数第四名,除了2019年,我们的排名稍微进步几位。

这个成绩是对我国媒体的沉重警告,若说媒体公信力近乎崩盘边缘也不夸张。我们当然知道,许多因素导致媒体公信力直落下滑,我们需要对症下药,避免这个问题最后反噬我们的民主。

问题根源很清楚,虚假恶意讯息与假新闻搞乱了媒体市场,许多民众根本搞不清楚什么是事实,什么是假新闻,哪些新闻来源可信,哪些可疑。当部分媒体企业囿于市场考量或政治压力,愈来愈趋向标题党、内容农场,或成为政府的宣传喉舌,问题自然就更加恶化。

媒体公信力低,所有人都受影响。没有一个主要可信的讯息来源,民众对政府、机构、企业等等的信任度只会愈来愈低,最终,我们将会变成一个无信任的社会。

要打破这个恶性循环,媒体必须重新建立公信力,政府、公民社会以及媒体从业员有必要合作。

第一,我们需要大规模的推广媒体识读课程。简单来说,普罗大众必须具备理解媒体新闻的常识,我们可以在校园内推广媒体识读,也可以由公民社会来推动。只有当新闻消费者也变精明,不再被虚假讯息或恶意讯息所欺骗,对好媒体的需求才会提升。

第二,保障媒体独立。希望联盟政府今年早些时候成立的媒体评议会应该重新动起来,保障我国媒体独立。政府机关不应该伸手介入媒体运作,让新闻媒体沦为政治传声筒。媒体作为第四权,应该能够一起共建强化我国的民主机制。

第三,我们不仅需要严惩假新闻制造者,我们更需要让好媒体生存下去。网路新闻的恶性竞争助长了标题党、内容农场,新闻报道的查证与品质直落,许多传统媒体也缩编原有的报道团队,取而代之的是愈来愈没有深度的报道。政府应该税务机制奖励有素质的好媒体,扣税奖励以鼓励民众订阅有素质的新闻内容。

2020年数位新闻报告延续2017年至今,对马来西亚媒体公信力的警示,政府必须正视这个警告,防范于未然。

黄书琪
居銮区国会议员
于2020年6月25日(星期四)在居銮发表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