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在50年前的1971年证明了它是所有马来西亚人的政党,我们拒绝了马华公会关于解散行动党以实现华人大团结的提议,因为我们不仅仅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伊班人或卡达山人,我们首先是马来西亚人

1969年,民主行动党委派我前往马六甲扬起行动党的旗帜,并成为当时的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席候选人。

我相信我在1969年至1986年期间尽我所能履行了党的信任和委托,当时我担任了3届马六甲市区(过后易名为马六甲市)国会议员,也曾担任马六甲州议员。

在作为马六甲民选代表的几年岁月中,我在国会中提出了各种族,宗教或地区的马来西亚人的不满和合理的期望。无论是马来西亚华人的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期望;稻农和联土局垦殖民的困境;胶园工人的贫困;原住民的不满或砂拉越人和沙巴人合理的不满。

我记得虽然30岁成为部长的想法很诱人,但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当时的马华公会总会长敦陈修信的提议,因为我们不是只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伊班人或卡达山人,我们首先是马来西亚人。敦陈修信要求解散民主行动党,加入马华以实现华人大团结。

1986 年全国大选后,我为了使槟州成为变革和更好的马来西亚的前线州而到该州竞选,林冠英接任马六甲市的国会议员。

他延续民主行动党为所有马来西亚人进行的斗争,且为了1名未成年马来女孩的事故而战并因此入狱,被取消议员资格。他的举动只因为民主行动党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致力于所有马来西亚人的福祉和福利。

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政治领袖,因支持涉及另一种族的马来西亚人而入狱,并牺牲他的国会议员身份。

我们首先是马来西亚人,而不仅仅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原住民,这原则必须维持在2021年11月20日的马六甲州选举之战中的核心。这场选举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被强加给马六甲选民。

11月20日的马六甲州选举是第15届全国大选的先行者。第15届全国大选必须在 2023年5月之前举行,距今不到19个月。

马六甲州选举的马六甲民主行动党工作人员必须时时努力,不只是为了马六甲,更是为了更好的马来西亚。

我们不知道第15届全国大选会发生什么事情。

第14届全国大选改变了游戏规则。

谁能料到无敌和不败的巫统会在2018年第14届全国大选中被推翻,让位予希盟政府?

马来西亚人期望随着希望联盟政府的成立而发生很多变化,但当希望联盟政府被喜来登行动阴谋推翻时,他们感到失望。该阴谋带来了一个后门、不民主和非法的政府——在过去的两年中又相继出现。

希盟政府起步缓慢,还没来得及发起许多变革,就在22个月内被“喜来登行动”阴谋推翻。希望联盟政府认为它有5年的时间来实现希望联盟的选举承诺,但在它能够形成广泛改革和变革的势头之前就被推翻了。

希望联盟政府却确实犯了错误,而马六甲州选举是检讨这些错误的机会。

所有希望联盟领袖和工作者必须在竞选活动中保持谦虚和谦卑,以恢复人民对马来西亚的信心和希望,用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话来说,可以成为“在动荡不安的世界中的一盏明灯。这总结了所有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之梦。

林吉祥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
于2021年10月24日(星期日)下午5时在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州总部推介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州大选机制时发表的演讲